第132章 征夫不归

上一章:第131章 落发结愿 下一章:第133章 向死而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惨叫声渐渐停息,池塘中堆成了尸山血海,他们三人被尸堆包围。番子们从回廊中走出,踏着刺客残破的尸体和鲜血缓步向前。这是人间最惨烈的地狱,但百里鸢无动于衷,她的面孔仿佛被冰雪凝冻,目光漠然如视无物。

夏侯潋刚松一口气,百里鸢的身后忽然冒出更多的黑影,一张张没有表情的白瓷面孔从雪雾中显现,他们手中的长刀凝着薄薄的冰霜,犹如霜雪之刃。夏侯潋三人和番子一同举着刀慢慢后退,他们的对面,废墟中鬼影一般的刺客架起弓弩,凝着寒光的箭尖对准三人的眉心。

“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夏侯潋咬牙道。

“因为这从一开始就是个死局。”沈玦冷笑,“所有的刺客都在这里了吧,这是请君入瓮,我们就是瓮中之鳖。”

“少爷,有法子没有?”夏侯潋问。

“有一起死的法子。”沈玦没好气地说。

刺客越来越多,颓圮的门墙后面、枯死的花藤背后、塌了一半的月洞边上……刺客沉默地注视夏侯潋三人,像盯着尸肉的秃鹫,等待着猎物的最后一息。

“哥哥,”百里鸢在静寂中出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过来。”

持厌静静看着她,没有动弹。

“为什么?”百里鸢望着他,“你就这么讨厌我么?”

“我要完成住持的心愿。”持厌说。

“那我的心愿呢?”

持厌沉默了。

百里鸢忽然笑起来,“真可惜啊,持厌哥哥,你爱那么多人,唯独不爱我。”她的笑容分明透着哀伤,却一寸寸变得狰狞,“好,持厌,你听着,雪山杀场是我百里鸢精心为你们布置的杀场,即便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抵挡千军万马,也绝对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持厌,等你死后我要把你冻在雪巅,我们将永远做伴,死也不会分开。夏侯潋,我要将你的尸身带到南海挫骨扬灰,你和你的哥哥永远不能见面!”

“你疯了,百里鸢,”夏侯潋道,“你的报复毫无意义。”

“是么?”百里鸢的嘴角藏着讽刺,“夏侯潋,我还没有说完,你知道我对沈玦的处置是什么么?沈玦,我不会杀你,你会活下去,和我一样,一个人活下去!”

夏侯潋蓦然一震。

他转过眼看沈玦,那个男人立在他身边,侧脸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模样,没什么表情。雪花落在他的眉间眼上,像蒙上了一层哀霜,他整个人是冰雪凝成的,连眸光也被冻住。

“看我做什么?”沈玦睨了他一眼,转过头。

“少爷……”夏侯潋喃喃。

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楚,如同干涸的田地,皱皱巴巴。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么?”沈玦垂眸拂了拂静铁上的雪花,“对我来说,最大的惩罚不是死,不是挫骨扬灰,是你死了,我活着。”

“你的手臂是你自己划的?”夏侯潋问,“为了解麻药?”

“嗯。”

“……”

夏侯潋望着满世界的雪白废墟,血色池塘也被白雪重新覆盖,死去刺客的断肢残骸结上苍白的雪霜,无神的眸子里映着辽远的穹隆。飘扬的雪花中他闻见人血的味道,在他残酷又短暂的岁月中,这腥甜味追随他到如今。

“少爷……”夏侯潋扯了扯嘴角,“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和我们不一样啊,我们这些人,死了就死了,埋骨荒野也没什么。可你不同,你就算死也要躺进金漆玉裹的大棺材,吃供奉受祭拜,热热闹闹的,怎么能和我们一样,死在无名之地,做无名之鬼?”

沈玦静默着。

夏侯潋哀伤地道:“我欠你的已经太多,没有伽蓝你是人人称颂的青天大老爷谢惊澜,没有夏侯潋你是权倾朝野的东厂提督沈玦。少爷,我欠你这么多,你让我怎么还?”

“不用还。”沈玦道。

他扭过头,目光穿越纷飞的雪花落进夏侯潋的眼眸,“不用还。阿潋,不管是谢惊澜还是沈玦,有你的人生,就是我最好的人生。”

雪声簌簌,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辽远广大,仿佛千军万马一般钻入夏侯潋的心里。

“你们说完你们的遗言了吗?”百里鸢从横梁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说完了就去死吧。”

“百里鸢!”

夏侯潋遥遥望着她,将步生莲横于胸前。持厌和沈玦站在夏侯潋身后,他们隔着纷纷雪幕与百里鸢对视,目光犹如霜雪交凝。

“你的报复的确让人害怕。”夏侯潋盯着百里鸢,一字一句地道:“可是不管是埋骨荒雪还是孤步独涉,我们的魂灵、伙伴,至亲挚爱,也必将在大雪纷飞之日重新归来。百里鸢,这是七叶伽蓝无数埋骨荒雪先辈的诅咒,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誓言。”

雪风在废墟上空盘旋,仿佛是哀魂的呼啸。刺客们沉默地凝望他们,冰冷的雪意凝上指尖,弩箭的寒光在雪雾中轻轻颤抖。

百里鸢漠然望着他们,嘴角的讽刺慢慢变深,仿佛不屑一顾。

废墟深处忽然响起一个刺客的声音,“夏侯潋,这就是你明知必死也要前来的理由么?”一个男人从雪雾中走出来,摘下白瓷面具,露出夏侯潋熟悉的面孔。

是书情。

“我有的时候真的看不懂你,你明明已经逍遥自在,为什么又要回来送死?”书情扯了扯嘴角,悲哀地微笑,“因为你觉得自己已经活不久了是么,干脆死了,一了百了。”

“因为这是很多人的心愿,也是我自己的心愿。”夏侯潋低下头看自己的掌心,道,“书情,之前在沈府你说我拿到了七月半的解药叛逃伽蓝。没有,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解药。我和持厌从一开始就是两把刀,为毁灭伽蓝而锻,住持喂我们吃的药能让我们暂时摆脱七月半,却也会让我们的身体万劫不复。”

书情愣了一下,抬起眼,怔怔地望着他,又望向持厌。他知道,持厌不会撒谎。

持厌轻轻地点头。

有刺客问:“你们不是弑心的亲儿子么?”

“是啊,他大概是觉得父债子偿吧,他当年没有完成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完成。”夏侯潋低头看着步生莲,无所谓地笑了笑,“投生成他的儿子大概是我这辈子最惨的事情吧。”他望向书情,“其实从一开始就没什么选择不是吗?一面是苟延残喘,一面是魂归故里,非此即彼。书情,当初没有来得及带你一起反叛,那么现在我问你,你的选择是什么?”

凄冷的哀风在废墟上空盘旋,书情垂着头,拿着面具的手在颤抖。八十一鞭、七月半、极乐果……所有的苦痛都化为生铁一般沉重的悲哀,压在他的肩头。所有刺客静默着注视他,似乎在一同等待着他的回答。

百里鸢冷笑着道:“紧那罗,你要背叛我么?”

“是,我要背叛你。”书情低声道。他奋力一摔,白瓷面具砸在地上,冰碎一般的清脆响声打破寂静,瓷片四分五裂。那响声在废墟上空回荡,所有人凝视着面具碎片,不发一言。

书情走到夏侯潋身边,递给他一封信,“这是十七哥的遗书。那天我回去本来是想偷偷救十七哥出来,但是……没想到段九已经对十七哥下手了。”

夏侯潋沉默地接过唐十七的遗书,手微微地发颤。

“我……”书情哽咽了一下,眼泪慢慢地淌下来,“师哥,不管你原不原谅我,谢谢你,这一次……”他望着夏侯潋的眼睛,“不要再留我一个人在伽蓝了。”

夏侯潋静静看了他半晌,伸出拳捶了捶他的肩头。

“好兄弟。”

夏侯潋举起步生莲,望着远处的刺客,大吼道:“你们呢?诸位,你们所求的无上极乐是百里鸢的谎言,你们是百里家的伥鬼,被百里一族吃掉,沦为百里家的奴役和傀儡,这难道就是你们想要的无上极乐么?不,这不是无上极乐,这是永不解脱的无尽之苦!”

“现在,告诉我,你们是选择当百里鸢的行尸走肉,还是……”夏侯潋一字一句地说道,沾满血的脸庞上,他的双眸锐利如刀,“与我一同,往生极乐,同归不朽!”

寂静。

天地间只剩下簌簌雪声,仿佛是哀魂的窃窃私语。

有一个刺客踏雪而出,步到夏侯潋的身后,将面具砸在雪地里,冰冷的瓷面四分五裂。

“阿修罗众,天蛛切,叛逃!”

紧接着,另一个刺客缓步走出,砸碎面具。然而是第三个、第四个,越来越多刺客向夏侯潋的身后集结,遥遥望去,仿佛是细密的黑色潮水蔓过白雪,涌入夏侯潋的身后。

“迦楼罗众,江恨愁,叛逃!”

“乾达婆众,苦叶刀,叛逃!”

“紧那罗众,龙雀,叛逃!”

冰雪之下似乎有刻骨的杀机在沉眠中复苏,那是来自久远亘古的杀意。刺客们露出了脸庞,有的坚毅有的稚嫩,有的黧黑有的苍白,有的英俊有的平庸。此刻他们的脸上都有虎狼一般的决绝,因为他们已经放弃了性命,自愿走向不可知的毁灭。

一时间,夏侯潋的身后已经集结了将近一半的刺客。黑压压的人潮站在池塘边上,与百里鸢这一方的刺客遥遥对峙。刻骨的杀意在雪风中蔓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场恶战竟成了恶鬼和恶鬼的厮杀,妖魔和妖魔的决斗。

夏侯潋心底有压抑不住的汹涌,杀性在他的血脉中奔涌如潮,他缓缓握紧步生莲,刀柄的花纹将他的手掌摩擦得滚烫。

“夏侯潋,”沈玦扶上他的肩头,“保持冷静,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是刺客的首领。”

持厌低声提醒,“你是新的住持。”

夏侯潋怔了怔,恍惚中他仿佛见到落叶纷纷中弑心苍老的脸庞。

原来他终于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如同是宿命的必然。

夏侯潋抬起双眸,钢铁般坚冷的杀意在刹那间迸现。

“伽蓝先灵,护我前行,往生极乐,同归不朽。”夏侯潋嘶声大吼,“诸君,与我同归!”

刺客们一同拔刀,刀光迸溅纷纷如雪。

“同归!”

“同归!”

“同归!”

声如狂潮,席卷大雪。

百里鸢立在苍白废墟中,对夏侯潋他们直直伸出了食指,犹如地狱阎罗森严的审判。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们所愿。”百里鸢狰狞地笑道,“所有人,悉听我令,给我——杀!”

万箭齐发!两方利箭皆纷然如雨。弩箭在顷刻间用尽,所有人进步拔刀,两股黑潮撞在一起,犹如野兽一般相互撕咬,雪白的刀光与鲜红的血肉交织,雪花在刀网中旋转纷飞同时被鲜血染红,分不清是雪花还是血花。夏侯潋在鏖战中展开轮斩,刀光密密麻麻织出去,他前方所有黑衣和血肉都绞杀成碎片。

然而还不够快!

百里鸢白衣红裳的身影在视野的尽头慢慢消失,雪雾掩盖了她的踪影。

“夏侯潋,我们为你开路!”刺客们大吼。

刺客们嘶吼着扑向前,一潮接一潮,前面的人在对手的兵刃下倒下,后面的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再度扑前。混乱的黑潮中间艰难地挤出一条血线,所有人咬牙维持。夏侯潋回过身隔着血雨望过去,持厌正斩下一个男人戴着面具的头颅,鲜血喷洒在他恬静的脸颊,沈玦侧身让过一个刺客,同时拔刀送入他的肚腹。

“去啊!夏侯潋!”刺客们在嘶吼,“带着已死的未死的人的心愿,我们所有人的心愿,杀了百里鸢!”

厮杀声中,沈玦回过眼,上挑的眼梢沾了血,残酷的艳丽。

“去吧,”沈玦道,“你生,我去找你。你死,我去陪你。”

那是一句承诺,碧落黄泉,生死不渝。

夏侯潋没有犹豫,转过身,奔入茫茫雪雾。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1章 落发结愿 下一章:第133章 向死而生
热门: 苍穹榜:圣灵纪3 天地至圣 隐花平原 施法诸天 凤逆天下 破云 七宗罪6:八棺尸场 七界永恒 两面派 妖气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