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后会无期

上一章:第121章 哀鸿低徊 下一章:第123章 无上极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侯潋沿着眼前的刀刃一寸寸往上看——握着刀柄的苍白右手,僵直的手臂,惨白的脸庞和一双无神的双眼。隐隐发亮的丝线缠在他的手脚,连接处裹着陨铁钢环,深深地嵌进唐十七发白的肉里,却没有鲜血流出来。

夏侯潋和那双空洞的双眼对视,在里面看见震惊又悲恸的自己。

“你的兄弟很讲义气,我威逼利诱,用尽手段,他也不肯帮助我们制作机关傀儡。”段九微笑地望着夏侯潋,“也罢,我只好让他自己成为傀儡。怎么样,小潋,你要如何打败他?斩断手,斩断脚,还是他的头颅?他不过肉体之躯,比不得钢铁那般坚硬,斩断他轻而易举。只是……”段九唇角的弧度越发深邃,“这样一来,你的兄弟便和你的母亲一样,身首分离,死无全尸。”

段九猛然一拉牵机丝,丝线蜂鸣中傀儡十七蓦然发动,握着森冷的一线刀光劈向夏侯潋的面门。夏侯潋的手在颤抖,随着傀儡十七的砍击步步后退。

其余八部枭鸟一般奔向沈玦,黑色的衣袖如同蛾翅一般翻飞,刀刃的寒光深藏在袖中。持厌冲入战圈,和沈玦背靠着背。

“你去帮阿潋!”沈玦喘着气道。

持厌没有动,只道:“他能行。”

厮杀的间隙中沈玦望向夏侯潋那边,他在傀儡十七的刀下踉跄着后退,身上鲜血淋漓。

沈玦咬着牙喊道:“他快要输了!”

“他是个男人,不是孩子。”持厌漠然地斩断摩睺罗迦劈上前的兵刃,“生死输赢,都必须自己承担!”

傀儡十七再次迎头一击,夏侯潋格住劈砍,余光中凛冽的刀光再次一闪,仿佛毒蛇在阴暗的角落吐出红信。脑中警铃大作,夏侯潋迅速后退闪躲,却终究被十七的左手短刀划过肚腹。

这是他身上的第四道创口。鲜血浸透了衣裳,每一寸肌肉都叫嚣着疼痛。

脸色惨白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朝他走过来,手臂诡异地拗折着举起刀。死人的躯体太僵硬,段九为了好操纵,拗断了他的手臂。现在即使夏侯潋跃到傀儡十七的身后,它也能在不转身回头的情况下拗转手臂,将刀送入夏侯潋的身体。

夏侯潋翻身躲过劈砍,扶着树站起身。耳边响起沈玦的喊声:“夏侯潋,进攻啊!”

沈问行和明月也在遥遥地喊他:“夏侯大人,进攻啊!”

可他怎么能反击?他怎么能够斩断十七?

他想要是他再细致一点就好了,侯府里一定有密室,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当他从墙外走过的时候,十七在黑暗里绝望地喘息。他的心里有沉重的悲哀,仿佛压了千万座血淋淋的墓碑。他想起这个圆脸的男人,从来又怂又混蛋,用他的钱用他的脸去骗女人还生了孩子,可为什么他竟然可以宁愿死也不交出照夜图谱。

笨蛋……真是笨蛋!

傀儡十七举刀划过他的胸膛,剧痛蔓延了半边身体,他从汗水模糊的视野中望那张惨白的脸庞。

“夏侯潋!”沈玦遥遥地喊他。八部封住了沈玦的去路,他脱不开身。

段九站在月光下望着夏侯潋,目光中有佛陀一般的悲悯。

“小潋啊,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失败吗?”他叹息着低语,“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啊,男人该学的东西,你永远也学不会。你的软肋太多了,你抛不下朋友,抛不下亲人,也抛不下爱人,甚至连已经死掉的人你也抛不下。背得东西越多,你就越迟钝,就越容易被杀。”

段九一边说一边拉紧牵机丝,傀儡十七扭曲的右手再次抬起。

“小潋,既然你放不下,便去见他们吧。”

夏侯潋忽然觉得很累,一路走来,他以为他的刀足够锋利,可以斩破茫茫黑夜。可原来,斩破一重,还有第二重,斩破第二重,还有第三重。这黑夜无边无际,千千万万。可他的刀再锋利,也终有锈蚀的一天。

他第一次对手中的刀产生了怀疑。原来就算这刀无坚不摧,也不能够无往不胜。

又是一刀落下,傀儡的攻击无休无止。而他已经累得几乎提不动刀了,两把刀在空中相击,反弹的大力让他下盘不稳,傀儡一脚踹在他的腰腹,他捂着嘴,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要死了么?这一回,终于要死了么?

十七因他而死,他或许应该把这条命还给十七。

月光洒在肩头,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口子,他自己都忘了,血水流下来,模糊了视野,他眼中的世界一片血红。他倒在尸堆里,傀儡一步步向他走来。

忽然,在前面血水的泥泞里,他看见一张纸条。是在打斗中从什么人身上掉出来的么?他伸出手,抓住那张纸条,在眼前展开。

鲜血浸透了墨迹,他看见模模糊糊的一句话——

“老大,送我这最后一程,给我解脱。”

他全身一震,怔怔地抬起头,月光下的十七脸色苍白,黑黝黝的眼睛里空无一物,却分明藏了深重的悲哀,像暗夜里的烛火,萤萤地跳动。

段九再度收紧牵机丝,他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快废了,没有人可以抵挡这样的攻心术,他的所亲所爱是他致命的包袱,终有一天会将他拖垮。今日,便是这么一天。他也曾惋惜,他看着这个孩子长大,却终究要亲手送他步入黄泉。

傀儡终于走到夏侯潋的面前,段九绷紧了嘴角,收紧双拳,牵机丝如蝉翼一般振动,傀儡全身痉挛着举起刀,如同一个发狂的病人手舞足蹈。利刃朝夏侯潋的头顶落下,夏侯潋却低着头,没有丝毫抵挡的打算。

“后会无期,小潋。”段九低声说。

他正要收束丝线,却发现丝线纹丝不动。他惊讶地“咦”了一声,抬眼望去,却见夏侯潋握住了傀儡十七的刀刃,鲜血沿着他的指缝哒哒地滴在地上,他却仿佛不会疼一般,紧握着不放,缓缓站起来。

“段九,你不会明白,”夏侯潋轻声道,“他们不是包袱,不是累赘。因为有他们,我才更加强大。”

朦胧的视野中,他仿佛看见很多年以前秋师父和他坐在宽宽的屋檐下面,望着远山绚烂的红霞。秋叶的侧脸温柔恬静,一如无声流淌的静寂岁月。

他转过头来,温柔浅笑,“小潋,你知道为什么伽蓝那么多孩子,我最希望你来继承我的衣钵吗?因为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星光。”他手搭凉棚,眺望逐渐暗下去的天穹,一颗颗星子接连亮起来,像黑夜里无尽的灯火,“记住,就算是最深的夜,也一定有最亮的星。”

他的至亲挚爱,便是他的星呀。

夏侯潋握紧傀儡十七的刀刃,右手挥动黑刀。空气中发出“迸”、“迸”地弦响,一道道银光接连在十七周围闪过然后消失,十七的身体一寸寸颓靡,最后倒在夏侯潋的怀里。夏侯潋将他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朝段九走去。

他的步子越来越快,最后变成飞奔。黑刀携裹着长夜哀风,卷出凄长的低啸,仿佛是无数魂灵的絮絮低语。那一刻,冥冥之中若有无数魂灵在他身上复苏,段九惊讶地发现,似有无数双熟悉的眼睛在夏侯潋的眼底睁开,目光灼灼,犹如冬焰。

夏侯潋在飞奔,脚下树影婆娑而过,像数不清的魂灵从他脚下呼啸而过。恍惚中他听见死去的故人在他耳边低声絮语,是秋叶,是戴先生,是十七,是他娘——夏侯霈。

“小潋——我们,一起!”

无数双手同时握紧步生莲,与夏侯潋一同挥刀。刀光绚烂地炸开,犹如朦胧的月华在空中飞泄。夏侯潋与段九错身而过,一刹那间整个世界流淌过凄迷的波光,潋滟一动。

刀停了。

夏侯潋站在月光下仰望天穹,静立无声。夜风在他耳边流淌,故人的呼唤再度远去,听不分明。

地上倒插着一把断刃,那是段九的“雁归来”,段九拔刀的瞬间就被夏侯潋斩断,翻转着插进地里。

离夏侯潋几步远的地方,段九低头摸了摸腰上淋漓的血口,“这招叫什么?”

“潋滟心刃·斩夜。”夏侯潋说,“不是伽蓝刀,我自创的。”

“难怪我接不住。”段九低低笑了笑,“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小潋。”

他颓然倒地。山道尽头忽然响起沉雄的马蹄声,火光照亮了半边黑夜。他们听见兵甲的撞击,军士的沉喝。刺客们愀然变色,不再恋战,踩着同伴的尸体和血水,枭鸟一般遁入柘林。

皂靴在段九眼前踏过,他的双眼渐渐变得无神。

他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方才夏侯潋挥动步生莲的那一刻,他却好像看见了一个久未谋面的人。很多年以前,那个绝强的刺客也曾这样挥刀,鲜血淌过刀尖滴在地上,一步一莲花。

他们,曾是挚友。

“持如……”

他还记得那场铺天盖地的风雪中,渡心和八部的尸体在雪地里逐渐冰冷。他在昏迷的持如身边向阎罗俯首,“他在伽蓝有妻子,还有孩子,是最合适的住持人选。阎罗,求您饶他一命!”

“为报阎罗大恩,我愿成为阎罗秘眼。从此,叛阎罗者,我皆诛之!”

他背着持如在风雪中艰难前行,雪太深,没过了脚踝,没过了小腿,他们一齐倒在雪里,浑身冰冷。

持如在他背上睁开眼,“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你们,悄悄跟来的。”

“大家都死了……都死了……”

“没关系,”他握紧持如的双肩,望进他枯涩的双眼,“我们还活着。阿如,我们要一起努力……活下去!”

他也记得后来山上朦朦细雨中,他靠在蒲团上抽着旱烟,弑心笃笃地敲木鱼。

火星在烟锅里一闪一闪,他沙哑地开口:“老家伙,你真想好了?”

“想好了。”弑心闭着眼道,“持厌是伽蓝有史以来最锋利的刀。”

“他要是失败了怎么办?”他叹息着道,“阿如,或许顺从阎罗是更好的法子。”

“那便锻夏侯潋,夏侯潋废了,便从伽蓝村里遴选。总有一把刀会成功。”

“你想要小潋变成第二个持厌,夏侯霈不会同意的。”

木鱼声忽然停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弑心长长叹了一声,“老朋友,我要走一条修罗之路,你会帮我么?”

烟锅里的火星闪闪灭灭,像一闪即逝的烟花。他沉默良久,终于道:“会的,我们是朋友啊,弑心。”

视野渐渐黯淡,他忽然想,如果当初没有背叛弑心,或许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可惜,这是一条修罗之路,他们所有人都难以回头。手和脚一寸寸地变得冰凉,像一块石头。原来死是这种感觉,弑心当初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么?

他心里突然有了悲恸,这悲恸犹如冰冷的海潮,将他兜头淹没。他忍不住想,如果走过彼岸,他是否可以得到原谅?

不会的吧,他早已众叛亲离。他朝黑暗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忽然,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艰难地睁开眼,看见持厌恬静的眸子。

“后会无期,段先生。”持厌道。

泪水划过眼角,他笑了笑,闭上眼。

“后会无期。”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1章 哀鸿低徊 下一章:第123章 无上极乐
热门: 伯恩的传承 蜜糖的滋味 将夜 绝世武魂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七宗罪8:断翼天使 风声 学校怪谈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妖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