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一念长思

上一章:第102章 花自飘零 下一章:第104章 春水迢迢(开自行车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侯潋正在诏狱里旁听南镇抚司的百户审讯伽蓝暗桩,梳洗断锥的招式全走了一遍,就差把他的脊梁骨挑出来,那暗桩还是死闭着嘴巴不开口。牢房里泛着一股血腥气,鲜血牵线似的从那个暗桩身上滴落下来,在刑架底下落了一摊。红腻腻的,在烛光底下看起来像脂粉盒子里的胭脂膏。

夏侯潋看得心里不舒坦,好几次想要出去透透气,但还是忍住了。锦衣卫和东厂虽说都是沈玦的鹰犬,但毕竟分属不同衙门,暗地里不大对付,不能让他们看了笑话。这些锦衣卫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就是夏侯潋自己的下属也面不改色,只有夏侯潋刚上任没多久,还不习惯这样惨无人道的审讯法子。

暗桩终于供出了伽蓝暗桩在京津一带的布局,不过他被逮住,布局很可能已经变了。夏侯潋问他伽蓝传递消息用什么法子,暗桩半死不活地抬起眼皮子,道:“用唇语。我们从来不碰面,只遥遥用唇语应答。”

又是夏侯潋没听过的新法子,段九上任之后改革了不少关节,现在的伽蓝早已不是当初的伽蓝。“唐十七在哪?”夏侯潋又问。

“不知道,他老早就被段先生带走了。”暗桩喘着粗气说。

夏侯潋慢慢握紧拳头,沉声问:“你们当真没有暗巢?”

“没有了,”暗桩说,“段先生说巢穴是等人来一网打尽,真正的隐匿当如盐入水,现在我们都在正经铺子里做活儿。”

“持厌在不在伽蓝?”

“没听说过。”

“你们还有多少暗桩在城里?”

“不知道,”暗桩顿了一下,道,“我只知道,很多,很多。”

“多到什么程度?”

暗桩抬起头来,对夏侯潋奇异地笑了一下,“你一出门,就能遇见。”

诏狱里沉默了,地牢里冰冷又潮湿,大家像泡在一缸冷水里面,彼此相望,都是泡得发白的脸色。夏侯潋忽然想起那天段九说天下黑道,同气连枝。只有把阴影连成一片,才能无处不在。他心里慢慢沉下去,仿佛看见唐十七在那黑暗的最深处,绝望地看着自己。

“百户大人!”一个锦衣卫急匆匆跑进来。

百户眉头一皱,瞪了他一眼,“慌慌张张做什么?没见小沈大人在这儿么?”

锦衣卫看了看夏侯潋,一时竟顿住了脚步,不知道要不要说。

百户又瞪他一眼,骂道:“厂卫一家,你吞吞吐吐的娘们儿样是要做给谁看!”

锦衣卫连忙拱手,道:“胭脂胡同出事儿了。阎总旗带人去查刺客,不小心冲撞了临北侯,被……”他偷摸看了百户一眼,咽了咽口水道,“被临北侯钉了右手。”

厂卫俱是一愣,自魏德掌权以来,还没人敢对厂卫这般无礼。百户气得拍桌子,茶杯被震得哐哐响,“临北侯是哪旮沓冒出来的穷酸小侯?这是不把咱们督主放在眼里!”

夏侯潋看了他一眼,道:“督主向来教导咱们要行事谨慎,莫要多生事端,大人还是仔细自己吧。”他扭头冲那个锦衣卫说,“你这话儿说得没头没尾,胭脂胡同那么多妓院,哪家出了事儿?阎总旗又是怎么冲撞了临北侯?据我所知,临北侯就是一个女娃娃,怎么就能钉住一个七尺大汉的手?”

那锦衣卫慌忙下跪,道:“回大人,是云仙楼出了事儿,阎……阎总旗搂了云仙楼的红倌人阿雏,那小君侯见了,不知怎的就发起脾气来,把阎总旗给钉了。”

“阿雏!?”夏侯潋心里一惊,一面扯着那个锦衣卫问话,一面往外走,间隙里叫了一声,“备马!”

他径直出了南镇抚司,接过番子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挥鞭往胭脂胡同赶去。这帮狗娘养的官官相护,逮个鸡【巴】的刺客,难怪沈玦名声这么差,都是这帮杀才糟蹋的。夏侯潋气得胸口疼,一面又担心阿雏。他刚进东厂的时候还会去云仙楼喝酒,后来被上面批了一通,说国丧期间不许玩乐,就再也没去过了,没想到今日再去就是如此光景。

街面上人流涌动,骑在马上望过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两边店铺的招子伸到半空,在风里面扑扑地打着。夏侯潋策马经过西四牌楼底下,人群挡住了路,番子在前面使劲儿吆喝,人才慢慢闪出一条路来。夏侯潋看着底下的人,每个人的嘴巴都装了簧片似的动个不停,空中无数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辨不清楚到底谁才是伽蓝暗桩。

他莫名有种被窥伺的感觉,好像四面八方都是伽蓝暗桩的目光,黏在身上躲不过也甩不掉。他们用唇语传递着消息,告诉同伴他要去胭脂胡同。

他在云仙楼门前下了马,直奔阿雏的院子。远远地就看见一群锦衣卫站在那,还有一群长随模样的人和他们对峙,约莫是临北侯的家仆。

夏侯潋走过去,番子把两拨人推开,给夏侯潋让出道。夏侯潋踩上石子路,脚下忽然磕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把绣春刀,上面沾了血,扭头便看到几个受了伤的锦衣卫站在花坛边上龇牙咧嘴地互相包扎。回头看临北侯的家仆,身上干干净净,没人受伤。

夏侯潋皱了皱眉头,但来不及多想,直接进了阿雏的屋子。一进屋就看见一个十二岁模样的小女孩站在黄梨木八仙桌边上,手里攥着一把镶金匕首,匕首下插着一个男人的手。那男人身量胖硕,衣裳没穿好,腌臜玩意儿在敞开的衣襟下若隐若现,还有个穿着飞鱼服的男人拱手站在边上哀声告饶。

阿雏坐在落地罩边上擦着眼泪,脸上的胭脂被眼泪浸出两道污痕,红红白白,看起来很是憔悴。

张小旗看见夏侯潋,两眼一亮,像是看见了救星,忙走过来道:“小沈大人您可来了!您快帮咱们劝劝小君侯放过阎总旗吧,您看这手也扎了,人也教训了,我们不就是……不就是要了一个妓女么?犯得着这样大动干戈么?平白伤了和气。”他转头又冲百里鸢呵腰,“卑职都是为厂公办事儿的人,料想小君侯也不愿督主难办吧?”

夏侯潋朝百里鸢作揖,“还请小君侯高抬贵手,容卑职将他带回去发落。”

张小旗在一边帮腔,“是啊是啊,罚月俸还是降职,都使得都使得。”

百里鸢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夏侯潋,这是她第一回 看见夏侯潋,持厌心心念念的弟弟。他有极为锋利的眉目,长而浓的眉毛,黑而深的眼睛,肤色黑了些,是成日在太阳底下奔波晒黑的,绷着脸皮的时候隐隐有一种煞气。那是他洗不掉的刺客印记。

“小沈大人,真是幸会。”百里鸢漠然道,“发落,怎么发落?你会杀了他么?”

夏侯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这个女娃娃眼中看到隐隐的敌意。微微皱了皱眉,拱手道:“卑职不能下令处斩,还得容衙门审理定夺才是。”

阿雏望着夏侯潋,心里凄惶起来。听夏侯潋这话头儿,倒像是不准备帮她讨回公道似的,她心里顿时悲凉起来。也对,人家现在当了官儿了,岂能因为她一个妓女和别人结梁子,再说他又不是没帮过她。可心里还是堵得慌,压了成千上万颗大石头似的,呜咽声从喉咙里漏出来。

百里鸢听见阿雏的呜咽声,心里顿时焦躁起来。

“沈潋,你果然和你的义父一样,令人厌恶。”百里鸢冷冷道,“既然如此,那便由本侯代劳!”话音刚落,她猛地把匕首拔出来,阎总旗痛到脸庞扭曲,肥腻的脸肉一阵痉挛,像揉皱了的硬纸。百里鸢没有停,匕首掉了个头对准阎总旗的面庞刺过去,一旁的张小旗发出惊恐的尖叫。

阿雏也惊叫:“阿鸢!”

然而匕首在逼近阎总旗脸庞一寸远的地方戛然而止,百里鸢抬起头,是夏侯潋制住了她的手腕。

“督主不是我的义父。”夏侯潋看着她的眼睛,“小君侯,你不日就要回封地了,在此之前还是不要惹出祸端的好。杀了一个锦衣卫,对你有害无益。”

百里鸢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如若小君侯信得过卑职,便把他交给卑职来处置吧。”夏侯潋继续说。

百里鸢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夏侯潋,夏侯潋也望着她。两个人对视了许久,百里鸢脸上的凶戾慢慢褪下去,收回手道:“很好,你把这两个人带走。不过,你要把他们看得紧紧的,最好是滴水不漏。他们的命能不能保住就看你了,沈大人。”

张小旗抹了一把汗,把阎总旗从桌边搀起来,路过夏侯潋的时候阎总旗停了步子,道:“改日定当略备薄酒答谢大人搭救之恩,届时请大人务必赏脸。”

“脸就不赏了。”夏侯潋说。阎总旗脸色一僵,显然没料到夏侯潋这么说话,只听夏侯潋又道:“来人,把这两个杀才押到东厂大牢,听候审讯!”

这下所有人都呆住了,阿雏和百里鸢都转过脸来,眼睛里有惊讶。

厂卫虽是一家,可去东厂总没有回锦衣卫衙门安心,况且听夏侯潋方才这话头儿,总觉得语气不善,张小旗心里忐忑,流着汗道:“小沈大人这是何意?回锦衣卫也是一样,咱们回锦衣卫听候发落吧,小沈大人,您看如何?”

“我说的不够明白?”夏侯潋一字一句地道,“拿、人!”

立时有几个番子上前来掰住两人的肩膀和手臂,阎总旗沙哑着嗓子喝了一声:“慢着!”

他喘着粗气道:“小沈大人,我们是锦衣卫,就算要审,也是押解到南镇抚司,由百户大人审讯,千户大人核查,指挥使大人批准。您是东厂的档头,管你们东厂的事儿就好,将我们押到东厂,是什么道理?”

夏侯潋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我弄错了。”

阎总旗刚松了一口气,夏侯潋又道:“来人,把他们押到刑部大牢。”

阎总旗脸色一变,“大人!”

“犯官押解刑部,这总没错吧。就算是你们锦衣卫要拿人,也当去刑科批发驾贴。”

“你!”阎总旗脸皮颤抖,道,“小沈大人,您高抬贵手,放了我等这一回如何?一个妓女而已,何苦做到如此?我的舅舅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姚公公,跟着厂公做事做了七年。就算您是厂公干儿,论亲疏远近的确越不过您去,可您总得给我舅舅一个面子。否则……”阎总旗冷笑了一声,“我舅舅和厂公在宫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可保不准我舅舅说上您几句闲话。”

夏侯潋走到阎总旗面前,低头帮他整了整衣领,然后拍拍他的脸,冷笑着道:“说了多少遍,督主不是我干爹。至于你要告状,尽管去。老子但凡说一个怕字,就把名字倒过来写。”他抬头又吼了一声,“来人,带走!”

外面的锦衣卫呆若木鸡地看着阎总旗和张小旗被押走,番子们推着他们跟上。夏侯潋让他们先走一步,回过头看阿雏。阿雏拿手绢擦着脸,脸上的胭脂已经糊成了一片,百里鸢也在边上举着手帕帮她擦。一大一小两个人蹲在地上,很可怜的样子。

夏侯潋在门槛边上站了一会儿,太阳照在脊背上,微微有点发烫。

“阿雏,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但章程还是得走。”他说,“这种人案底肯定很多,一准能治死他。”

“算了,夏侯,你别跟他们结梁子,到时候沈公公该怪罪你的。”阿雏说。

“督主是我兄弟,他不会怪我的。”夏侯潋看她还是很颓靡的样子,踌躇了一会儿,又道, “你要不要洗个澡,我去帮你打水。”

阿雏抹了把泪,道:“夏侯,谢谢你。你救了我两回。”

“谢什么?小事。”

夏侯潋撸起袖子走出去,熟门熟路地朝后厨走。他从前在这儿住的时候经常走这条道儿,清晨起得早眼睛还迷瞪着,可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夹道边上开了点儿梅花,浓浓淡淡点缀在青砖墙上,阳光照在上面,滚上一圈金边。身后响起脚步声,他起初以为是云仙楼的仆役,让开道来,可那脚步声紧跟着他,他回过头看,正瞧见百里鸢闷不吭声地跟在后面,见他看过来,对他龇了龇白牙。

“小君侯怎么来了?”夏侯潋问。

“你管我。”百里鸢负着手在他边上走。

他偏头看这丫头,她穿着妆花蓝缎的马面裙和素绸袄儿,脸蛋白生生的,眼眸乌亮,不说话的时候还挺恬静。夏侯潋听说过她,他们东厂做事的人,对京里面的贵人或多或少知道些根底。她是大岐唯一的女侯,也是唯一的稚龄君侯,可惜家里人死得早,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上京来朝贺。沈玦提过她一嘴,说这丫头暴戾得很,倒是很配她的名字。

“方才阿雏的事儿还要谢过小君侯,”夏侯潋问道,“只不过下一回别那么莽撞了。”

百里鸢冷哼一声,什么话儿也没说。

“小君侯为何会在这儿?”夏侯潋有些好奇。她一个姑娘家,还是贵戚,竟然出现在胭脂胡同。

“来玩儿。”她指了指另一边的墙根,“那里有个狗洞,我经常钻。有一回遇到坏人,阿雏姐姐救了我。”

来这种地方玩儿,夏侯潋笑了笑,他倒是很能理解她,没爹娘管教的孩子就是这样,他也是,甚至胆子比她还要大一些。爬墙、上房,偷钱,什么坏事儿都干过。他又问:“所以这回你也救她?”

“嗯。她是我姐姐。”百里鸢仰着头望着夏侯潋,“我哥哥姐姐都死了,阿雏姐姐对我好,她就是我姐姐。”

她这话儿听起来很是辛酸,夏侯潋莫名想起持厌来,抬头看前面,鸡蛋黄的阳光打在还没来得及开花的枯枝上,一切都是昏黄的模样,有一种寥落的凄清。一路无话,顺着回廊一拐弯,赶巧路过他以前住过的柴房,往那边看了两眼,房门闭着,门前搁了一大盆还没洗干净的衣裳,应当是换了新的小厮在那住。

夏侯潋在门外经过的时候,持厌在门里面糊风筝。段九坐在炕上看着他,持厌低着头,一点一点把风筝纸糊在竹篾上。这手艺是夏侯潋教给他的,夏侯潋很会做东西,尤其是这种小孩子玩的玩意儿,据说是小时候孤单,自己学会的。他想弟弟真的很聪明,他小时候也孤单,可是他就没学会。夏侯潋一个不落都教给了他,他练了很久,做出来的东西有夏侯潋的七八分那么好。有时候停下来揉手,外面的声音很迷蒙地传进来,最开始是几个男人吵架的声音,后来是杂沓的脚步声,慢慢的静下来了,他听见有人经过了他房前的回廊。

是那些打人的锦衣卫吗?他想。他一开始本来是打赢了的,后来段九忽然带来了侯府的刺客,顺便把他带走了。其实他有机会杀百里鸢,他拿到了绣春刀,只要有刀,他有把握杀掉百里鸢。可是如果杀了百里鸢,他也会被其他刺客杀掉。他可以杀了所有人,可他无法全身而退。他存了一点私心,他还想再见小潋一面,哪怕只是一面。他犹豫了,只那么一瞬间,他就失去了最好的时机,刀被段九夺走,他又成了伽蓝的囚徒。

他停了下来,变得怔怔的。段九的烟锅在黑暗里一闪一闪,像转瞬即逝的烟花。

夏侯潋打了热水回来,帮阿雏蓄满浴桶,就准备回去继续上值了。阿雏身子不方便,百里鸢送他出来,走到门前的石狮子边上,长随牵过马来,夏侯潋接过缰绳。

“你有哥哥姐姐吗?”百里鸢忽然问他。

“有一个哥哥。”夏侯潋说。

“他在哪?”

“不知道。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夏侯潋低头蹭了蹭脚底下的沙子,“那家伙傻了吧唧的,真担心他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你有新哥哥了,为什么还要找他?”

夏侯潋一愣,“新哥哥?我哪来的新哥哥?”

“沈玦,”百里鸢说,“你说他是你兄弟。”

夏侯潋不知道怎么说了,自暴自弃道:“你说是就是吧。”

“既然有了新哥哥,就不要找旧哥哥了。”百里鸢回过身去走上台阶,“你今天救了我姐姐,我不找你麻烦,你走吧。”

夏侯潋被她说得云里雾里,莫名其妙,可能小孩儿的脑子和大人不大一样,捉摸不透。他不再多说,翻身上马走了。

百里鸢坐在阶梯上望着夏侯潋的背影消失在寥落的胡同尽头,天尽头白白的,阳光有一点刺眼,她把手笼在眼睛上面,看了很久。

“阎罗,您心软了么?”段九的声音响在后面。

“我没有,”百里鸢轻声道,“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他,哥哥喜欢,姐姐也喜欢。”

“你不该放走他的,”段九轻声道,“阎罗,你知道夏侯霈为什么会死么?她曾经是伽蓝最强的刺客,却死在了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刀下。”

“不是因为你设的计么?”

“不,是因为她有了软肋。阎罗,您要走的路还很长,伽蓝的未来掌握在您手里,您不该这样妇人之仁。”段九笼着手长长叹了一声,“也罢,您要报恩,我便替您送上一份大礼吧。唐十七说小潋对他那位小督主垂涎已久,虽然是瞎话,但或许有几分道理。”他悠悠道,“只是不知那位小督主知道自己肝胆相照的兄弟存着这样的心思,该会作何反应。”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2章 花自飘零 下一章:第104章 春水迢迢(开自行车咯
热门: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1 祖师爷赏饭吃 星风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督主有病 七宗罪8:断翼天使 牧神记 密道追踪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