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穷途当哭

上一章:第99章 寒山路重 下一章:第101章 心尖皓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雪无声地落,地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雪粒子,一个又一个前来吊丧的官员从沈玦身边经过,厚实的皂靴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地响。戴先生家的厅堂太小,吊唁的官员只能在灵前插上一炷香,又匆匆退出去。但没有人敢逗留在堂前的院子里,因为沈玦跪在那里。

白雪落了他满头满肩,好像一夜之间鬓发皆白。他的周围似乎有冰冷的海潮在寂静地涌动,把他和旁人彻彻底底地隔绝开来,没有人敢靠近,甚至忘记了道一句“厂公节哀”。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沈玦这个模样,他好像一直都高高在上,眼波轻扫间便见刀光剑影,烽火粲然。可是这一刻大家突然间发现,他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和自家的孩子一个年纪。

现在他的先生死了,这世间,终于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慈祥又严厉地唤他一声:“惊澜”。

夏侯潋带着番子四处搜查,京城里各处地窖、**都翻了一遍,他甚至抄了两家背景不明的赌坊和妓院,就差把京师的地砖一片一片地翻过来,仍是没有找到唐十七,也没有刺客。那个有时候怂有时候又有点猥琐的男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连一片衣角都没有剩下。夏侯潋心里惴惴不安,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沈玦还在戴先生家跪着,可他不能去陪他。夏侯潋觉得胸腑中像烧着炭,烤着他的心。

雪还在下,派出去的番子一队一队地回来,禀告他一无所获。今天雪大,大街上人不多,翻到的簸箕在地上滚,空荡荡的摊子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物什。有乞丐在翻东拣西,期望可以找到一点儿吃的。夏侯潋心里忽然茫然起来,伽蓝好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他像是在做一场没有因由的梦,伽蓝的厮杀都只发生在梦里,否则为什么天一亮,刺客就随着月光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侯潋跑了很久,从早到晚。天渐渐暗了,夕阳从远山后面升起来,薄薄的一片红,像穷苦人家剪得褪了颜色的窗纸,糊在天尽头,雨水一冲就能掉下来。街上人更少了,天气冷,贩夫走卒生意惨淡,清瘦的影子落在雪地上,一道一道,都是孤苦伶仃的模样。

“发财了,发财了!”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来,披头散发,大冷天的只穿了一件单衣,领口微敞,露出惨白的胸膛。

夏侯潋止住了步子,番子们停在他身后,默默看着那个男人。

一个老妇人撑着拐杖从胡同里走出来,艰难地拉着那个男人,“儿啊,儿啊,快跟娘回家吧!”

“好多金子,好多金子,我要捡金子!哈哈哈,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我发财了!”男人疯了一般把地上的雪兜进怀里,雪粒子装满了衣襟,他竟然也不觉得冷。

“儿啊,跟娘回家吧!天爷啊,怎么会这样啊!”老妇人拽着男人的手,老泪纵横。

有番子低声道:“是极乐果。那家伙服了极乐果,魔怔了。”

夏侯潋微微皱起眉。虽然大力排查入京的货物,但是仍会有漏网之鱼。有的外地商贩为了夹带极乐果入城,不惜在身上割一道口子,把药丸缝进伤口。还有的干脆把药藏在腌臜之处,夹带进城。若非有人因此伤了身子,横死家中,仵作尸检发现端倪,他们还不知道竟有这种法子。

夏侯潋叹了口气,道:“来人,把他带回他家去,绑起来,别让他再乱跑。”

“是。”

沈玦还跪着。

斜阳覆盖了满身,身上的雪化了一茬又一茬,然后落上新的雪,冰冷慢慢渗进身体,沈玦的身体冷而木,像是石化了,浑身上下,连指尖都变成冰冷的石头。吊唁的人终于走光了,也不再有新的人来了,偌大的厅堂和小院,终于只剩下他和躺在黑色棺木里的先生。

他的思绪忽然变得很轻,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小时候的事,一会儿是戴先生一边烧着炭炉一边在望青阁给他和夏侯潋授课,一会儿又是夏侯潋逃课,他一个人硬着头皮听戴先生讲手臂上长出人脸的鬼故事。

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一样,他默然望着前方的雪地,远远的,隔着一层淡淡的斜阳,他看见那个枯瘦的老人摇头晃脑,底下的少年执笔沉思。

“惊澜师兄。”

他抬起头,戴先生的童子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跟前。这个孩子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脸上泪痕未干,他或许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悲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打得措手不及,但终究要像当年的谢惊澜一样,义无反顾地坚强长大。

他手里捧着几册书卷,卷卷都用油纸包的扎扎实实。他在沈玦面前跪下来,将书卷递给沈玦。

“这是先生的遗稿,是先生一生的心血。先生还没有来得及裁削付梓,我想,他肯定愿意把它们交给你,你来完成。”

沈玦低下头,望着手里层叠的书稿,书稿很沉,压在手肘上,像是千斤巨石。

他涩声道:“我配不上这些书稿,你交给其他人吧。”

“师兄,”童子把书卷压在沈玦手里,吸了吸鼻子,道,“有件事你不知道,其实知道你还活着,先生特别高兴。你知道么,在庐陵的时候先生的身子就已经不大好了,生一场病,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好。到了京城之后,又因为舟车劳顿,总是半夜里起来咳嗽,吃饭也只能吃一点点。可是自从知道你还活着,先生吃饭能吃大半碗了,有时候还常常溜达去书肆,找几本书回来看。偶尔听见街坊在谈论你的事情,先生就走不动道。”

沈玦垂下头,慢慢握紧书卷。

“上回三司会审,先生突然晕倒,后来太医出来,我听见他们说先生虽然身子虚弱,但还没到晕的地步。你说你要见先生,我进去请示,我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他在翻你小时候写的试帖诗。”童子深深地看着沈玦,“师兄,先生是装晕的,他不想审你,不想送你去死。先生一生为公,无愧于任何人。可他也存着私心,这私心,是为你。”

童子从地上爬起来,对沈玦作了一个长揖,“遗稿交于师兄,先生遗愿已了。师兄,珍重。”

心里的悲痛海潮一般汹涌上来,将他完全淹没,仿佛没顶之灾。他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滴在手肘间的书卷上,印出斑驳的点子。他深深地伏下身子,额头磕在冰冷的雪地上,呜咽声溢出喉咙,渐渐无法压抑,他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双手把他拉起来,脑袋被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听见夏侯潋低低的声音,“抱歉来晚了,少爷。”

夏侯潋温热的气息笼罩了他,鬓发间的雪花被拂落,他的身子重新感觉到了温暖。他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住夏侯潋的衣襟,眼泪渗进夏侯潋的衣领。夏侯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这样抱着他。

沈玦慢慢平静下来,夏侯潋带他回了家。他在雪地里跪了太久,又大悲大恸,一回府就发起了烧。沈问行说他一天颗粒未进,夏侯潋强行喂他喝粥吃药,一直照顾到半夜三更。底下人都累得人仰马翻,夏侯潋让他们去歇息了,只留下沈问行并两个小太监在外间守着。

房里只点了一盏灯,幽幽的烛火照亮一小方天地,沈玦的拔步床就在那一块儿亮处里面,隐隐看见帐子里面一个伶仃的影子。夏侯潋撩开帐子,靠着床柱子坐着,探了探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又伸进棉被里摸他的四肢,也不烫了,就是衣裳汗湿了,得换新的,免得又着凉。

夏侯潋找来干净寝衣,钻进床帏,把帐子合拢,不让冷风蹿进来。仔细看了看沈玦,他还闭着眼,眉间无意识地蹙着,原先那么好看一人儿,病得脸色煞白,纸糊的人儿似的。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让他靠着自己坐着,夏侯潋帮他脱了衣裳,换上干净的。

宫里的风水好,他又是天生的美人,这丝绸的料子和他的肌肤,竟然不知道哪个更细腻一些。不过夏侯潋没心思心猿意马,麻利地帮他收拾好,把人裹进被窝里,被角掖在脖子后面。

沈玦却被折腾醒了,睁着眼睛望着床顶的雕花望了半晌,等夏侯潋把脏衣裳丢出去又回来。夏侯潋脱了衣裳,刚想在小榻上睡下,就听沈玦道:“过来。”

夏侯潋进了帐子,盘腿坐上床,伸手摸他额头,“怎么了?还不舒服?”

沈玦没说话,只裹着被子坐起来,敞开一只手,要夏侯潋也坐进来。

夏侯潋跟他一块儿裹在被窝里,两个人肩并肩靠着床板坐着。

“睡不着么?”夏侯潋侧过头来看他,昏沉的灯光下,他的眼睫长长,低垂着覆着眼眸,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那聊聊,想聊什么?”夏侯潋问。

沈玦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嗓音因为病了而沙哑,听着低低的,“阿潋,其实我和你不一样。”

夏侯潋没弄明白他想说什么,道:“我们当然不一样。你是沈玦,我是夏侯潋,我们哪能一样?”

沈玦看了他一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道:“我是个坏人,从小就是,你和先生都看错我了。那天望青阁拜师,先生问我读书所为何事,我答‘无愧于心,无悔于事,无怨于人’。这些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漂亮话儿罢了。我真心所想,是把谢家所有污蔑我的人,欺辱我的人踩在脚底下,我想看他们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我想要我谢惊澜高高在上,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我知道啊,”夏侯潋说,“我那时候不还想帮你踩他们吗?结果还没来得及踩他们就被伽蓝灭了。”

“可是先生不知道,他一直都以为我是美质良才,却不知我走到这一步,全是我自己的选择。”沈玦哑声道,“敲登闻鼓叩天阙,弹劾魏德数条大罪,奔波书院振奋清议,以一己之躯和整个阉党抗衡,他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谢氏冤屈,也是为了谢惊澜,为了一个如此卑劣下流的,我。”

“笨蛋。干嘛这么说自己。你卑劣下流,那我就是祸国殃民。”夏侯潋拉拉他的袖子,道,“少爷,我不管那些,反正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

“可是如果,”沈玦垂着眼眸道,“我也骗了你呢?”

夏侯潋一愣,“骗了我什么?”

沈玦的心微微缩着,呼吸有些发窒。他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说了出来,“阿潋,我骗了你三件事。”

“哪三件?”夏侯潋问他。

“第一,当年你在宫里受伤被我救了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看到了你娘,可是我没有告诉你。”

“这件事你不是说过了么?”夏侯潋碰了碰他的肩膀,“没怪你。”

“第二,当年我跟你说我是被一个老乞丐卖进宫的,不是的,我是自己进宫的。”沈玦道。

夏侯潋没说什么,只问道:“那第三件呢?”

沈玦定定地看着他,烛光中眸影深深。他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是太监。”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9章 寒山路重 下一章:第101章 心尖皓月
热门: 纽扣杀人案 永恒圣帝 幽灵船 全职法师 原始战记 太古战神 寒鸦行动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有海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