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野月天灯

上一章:第95章 梦里埙歌 下一章:第97章 龙蛇之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侯潋送沈玦回家,空气寒凉,吸进鼻子里冷沁沁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月光把胡同小路冲洗成银白色,夏侯潋牵着沈玦的手走在路上,两边灰扑扑的四合院一间间往后退,前面是黑黝黝的房屋和街道。夜市已经远了,听不见人声,只能听见零星的狗吠。他心情慢慢好了,可又变得惆怅,因为沈玦马上要到家了。

沈玦到家门口了,两个石狮子是两个大黑影子,笨笨地蹲在沈府门前。两个人站在门口道别,沈玦把幂篱摘下来,露出藏了一晚上的脸。屋檐底下挂了两盏灯笼,灯影里他眉眼低垂,有一种平常没有的温柔神气。夏侯潋静静看着他,沈玦总是那么好看,往哪站哪就是一幅画,站在泥塘里泥塘也能因为他变成长满莲花的池塘。站在夏侯潋身边,夏侯潋的心就被塞得满满的。

沈玦怕夜里不安全,要拨几个长随给夏侯潋。

夏侯潋说不用,“你进去吧,我看你进去我就走了。”

“我看你走,你去吧。”沈玦说。

“哎,你进去吧!”夏侯潋轻轻推他的肩膀。

两个人站在那磨叽,推了半天谁也没动一步,厂卫们干站在远处吹冷风,不知道他们俩怎么回事。

“要不再聊会儿。”沈玦最后说。

其实他们明天就可以见面,准确地说是再过四个时辰,眼睛一闭一睁,一晃就过去了,平日里还老嫌四个时辰不够睡。但是夏侯潋还是舍不得,总觉得这个人要搁在身边,伸手就能挨到心里才舒坦。心里还没有想好,嘴巴先替他答应了:“好啊。”

于是两个人在台阶上坐下来,夏侯潋垫了块丝帕在沈玦屁股底下。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看月亮,天空是青灰色的,偶尔能见灰白色的云影,月光淅淅沥沥地淋下来,世界仿佛湿漉漉的,在水里面荡漾。

沈玦问他:“你刀炉建好了么?”

“建是建好了,可铁没法儿打。”夏侯潋有些头疼,“我只有晚上有时间,邻居说我叮叮哐哐,吵得他们睡不着。每回都踹我大门,还说要报官。”

“报官?你不就是官么?”沈玦斜睨他。

“那也不能仗势欺人。”夏侯潋说。

沈玦无奈,夏侯潋死要面子,上回教他要狐假虎威,用他督主的名头办事儿。这么些日子过去了,从没有听说过他用过。若非顶着他这个“干爹”的姓氏,他要查验伽蓝,哪里能这样畅通无阻?沈玦道:“你把刀炉建到府里来。我的宅子大,你打铁的声音传不到邻居那去。”

“也好。”夏侯潋碰碰他手臂,“想不想见识一下牵机丝,等我锻出来演给你看。很好玩儿的,跟织布似的,要装线扣,有经有纬,就是织不到那么密。”

“能织出花儿来么?”沈玦闲闲地问他。

“能啊。”夏侯潋在怀里掏了掏,从荷包上扯下来一根红绳来,他把红绳绕在手上,手指翻转,红绳渐渐编出了形状。他一边编一边说:“牵丝阵道理和这个有点儿像,更复杂一点。你想学的话我教你,你那么聪明,学两天织布就会了。”

最后成了一朵三瓣兰花。他把小兰花放到沈玦掌心,“送你。”

“你一个大男人,还会织布。”沈玦捧着那朵小兰花,用指尖戳了戳它小巧的花瓣。

夏侯潋道:“那不没办法么?我娘又不会,就只好我会了。要不然我俩衣裳怎么办?说起来我会的东西可多了,炒菜做饭纺纱织布编簸箕削竹竿盖屋子,都是我娘给逼的。”

“哦,”沈玦说,“我一个都不会。”

“你会那个干什么?”沈玦以为夏侯潋要说他富贵滔天,仆役万千,不必操心这些。可夏侯潋说:“我会就行了。”

月光静静的,一切都静静的。很远的地方有人在放孔明灯,升到夜空里,变成第二颗月亮。夏侯潋说:“少爷,我给你编个香囊吧。”

“你手艺行吗?我出朝入庙,别让我挂着丢人。”沈玦有些怀疑。

“不要小看我好不好。”

沈玦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忽然想起来京城少女都喜欢编香囊,绣楼底下走过自己心仪的郎君的时候就拿香囊丢他。从此眉间心上,一辈子都不忘。

他心里浮起一种隐秘的心思,好像夏侯潋送了他香囊,从此就是他的人了。浅笑浮在嘴角,他道:“好,我要兰花香的。”

——————

蜡烛在烧,红烛泪滴下来落在碟子上,慢慢干涸成一瓣瓣小花。百里鸢望着那蜡烛发呆,红色的烛身和黄色的烛火都模糊了起来,晕没了边界,变成一团绮丽的光晕。

她想她当年为什么会遇见那埙声呢?仿佛是命中注定,天命的鬼魂拉着她的手去园子里,去逢见那埙声。就像她是天命的恶鬼,最后要克死父母兄弟,家族除了她无一幸存。

她再遇见持厌是很多年后的事了,她已经是百里家的阎罗,所有刺客对她俯首。她第一次把极乐果的生意扩展到紫荆关,紫荆关的地头蛇不听话,想要吞她的货,还想杀她的人。她发了怒,把他埋在雪地里,只露出一个光溜溜的脑袋。她看见他哭得涕泗横流,结成冰挂在脸上。第二天早上再去看,他已经冻成了冰块,脸上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她让手下人去办事,自己去城里玩儿。她就是在那里看到了持厌,他也可怜兮兮的,裹着很破的灰羊皮袄,刹那用破布缠着,佩在腰间。他买了一个硬馍馍,站在一家客栈屋檐底下吃。他看起来已经有二十多岁了,可是还是一副孩子的表情,和当年一样。

她躲在人潮里面看他,他在看街上玩耍的小孩,小孩摇着拨浪鼓在他面前穿来穿去,有人推着牛车从他跟前走过,上面堆了好多牛羊皮货。阳光洒在地上,疏疏淡淡,朔北的太阳不烈,永远寡淡得像白水,照在身上没有感觉,但是因为有一层灿黄的颜色,仿佛就能让人暖和点似的。

人潮在他们之间穿梭,他们就像两块礁石,保持着一种不存在的默契,彼此都没有动。大街上热热闹闹,所有人脸上都有微笑的神气,但和他们无关。他们只是旁观,是局外人。她想真好啊,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和她一样孤独。

阿雏卸好了妆,提着裙子走过来。没有红脂白粉,她有一张匀净的清水脸子,一双淡如远山的长眉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还有一点浅淡的红唇。阿雏蹲在床边上问她好点没。

她没有回答,伸手摸了摸阿雏的脸,问道:“阿雏姐姐卸了妆好看。”

阿雏捂着嘴笑起来,刮了刮百里鸢的鼻子,“就你嘴甜!”

“比那个沈玦还好看。”百里鸢说。

“说得你好像见过他似的,”阿雏笑眯眯道,“小心被东厂番子听见,抓你过去炖汤喝。听说宫里的太监最喜欢抓小孩炖汤了,小孩儿肉嫩,可以美容养颜。说不定沈公公就天天炖小孩吃。”

“阿雏姐姐以后不要化妆了。”

“为什么呀,我还得做生意的,不化妆怎么行?”阿雏歪着头看她。

“别做生意了。你们是不是有梳笼的规矩,我有钱,我包你。”百里鸢掏出怀里的荷包,倒出很多金锞子,哗啦啦堆在床上。

阿雏看得目瞪口呆,“我的天爷,我认了个财神爷当妹妹。”她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把金锞子装回百里鸢的荷包,塞进她衣襟里,“钱好好藏着,不许拿出来,万一贼人看见了,你就没命了。天老爷,你家是做什么的呀?”

“我家是卖药的。”百里鸢说。

“卖药这么挣钱!哎呀,上回有个生药铺的老板来听戏,我嫌他长得胖,没看上他。”阿雏扼腕叹息,“算了算了,都是造化!来来来,快起来,我们放灯去。”

阿雏把百里鸢拉起来,暂且穿上脏了的膝裤,系上裙子,最后裹上猩红披风,拉她去院子里。持厌站在那提着天灯油纸的边角,已经等了她们好一会儿了,肩膀上脑袋上都是雪。

阿雏兴冲冲跑过去,提起墨笔,在油纸上写心愿。百里鸢在一边看,阿雏写的是“挣大钱,找一个有钱有势长得俊的男人,赎身当姨娘”。

百里鸢:“……”

她没看持厌写的,她不用看也知道,持厌写的肯定是“找到弟弟”“弟弟平安”之类的。弟弟、弟弟,她真讨厌那个弟弟,她要尽早把他找出来,把他杀掉。持厌只可以有妹妹,不可以有弟弟。

“好了,到你写了!”阿雏把笔递给她。

百里鸢拿起笔,在黄澄澄的油纸上写她的心愿。阿雏呆呆地看着,喃喃道:“阿鸢你的字好好看哦。”她的字的确是三个人里面最好看的,笔走龙蛇,有种睥睨天下的气魄。

持厌把火点燃,孔明灯迅速膨胀起来,离开地面上仰着脑袋看的三个人,越升越高。熊熊的火焰嗤嗤地烧着,孔明灯在风里慢慢转着飘远,火光烫过百里鸢写字的那面,持厌看见了她的愿望。

“阿鸢要和持厌哥哥、阿雏姐姐,永远在一起。”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5章 梦里埙歌 下一章:第97章 龙蛇之刃
热门: 薛定谔之猫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 魔天记 阁楼里的女孩 相公是男装大佬 天骄战纪 龙穴 琉璃美人煞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