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愿为君故

上一章:第90章 士死知己 下一章:第92章 惊鸿照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沈玦和夏侯潋回了东厂。今天休沐,东厂里很冷清。他们径直去了值房,伽蓝的案牍已经经过挑拣,送到了里头。

对沈玦来说,从来是没有什么休沐的。旁人可以睡个懒觉,在家里抱媳妇逗孩子,他还得勤勤恳恳地看公文批票拟。司礼监的票拟不能带出宫,东厂的密函也不能随便搬挪,他就只能东厂和司礼监两头跑,这边的公文处理完了,又有那边的文书等着他。

值房里烧了炭火,点了熏香,案牍整整齐齐堆在案上。沈玦和夏侯潋分头落座,埋头翻阅起来。沈玦拿到的这本是伽蓝世系谱,记载了历代伽蓝住持和八部。伽蓝建自大岐开国,三百多年间,从第一代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二十一代住持,八部迭代得还要更快,最多的是摩侯罗伽,整整有四十八代。

每篇传记以画像开头,小传置中,年谱结尾。弑心的年谱结束于宣和三十年,为第二十九代迦楼罗夏侯潋所杀。弑心的前任是渡心,长得人模人样,眉目间有疏朗的味道。只是他的小传写到一半戛然而止,年谱亦是如此。

沈玦翻了翻前面,发现有好些人的记载也是如此。

沈玦抬头问夏侯潋:“为什么有些人的记载没有写完?”

“不知道。”夏侯潋道,“小时候伽蓝开过先贤课,但是我要么打瞌睡要么偷跑去抓泥鳅,一次也没正经上过。”

“你娘没跟你说过?”

夏侯潋笑了一声,“我抓泥鳅就是她约我去的。”

“……”好吧,沈玦扶额,夏侯家的不学无术一脉相承。

沈玦往前翻,二十代住持,记载戛然而止的多达十一代。再看伽蓝八部,同样也有许多记载空白的。只不过这系谱编得不甚合理,住持和各部皆分开记载,若要看各个住持在位期间有哪些八部,还得自己翻年谱对照。沈玦粗略翻了翻,各个记载空白的住持和八部有的对的上,有的对不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什么,只得容后再思量思量。沈玦翻起了迦楼罗的记载,一路看到最后的夏侯潋。上面画的还是他从前的容貌,怀抱黑鞘横波刀,身穿黑麻衣,眉眼间一股煞人的戾气,像一头独行在荒野的孤狼。视线移到他的小传——

“夏侯潋,曾号无名鬼,佩静铁、横波,擅傀儡、牵丝杀术。母夏侯霈,第二十八代迦楼罗,号阿默鲁,佩横波。父弑心,第二十一代住持,二十七代迦楼罗,佩步生莲。潋幼即顽劣,横行乡野,无恶不作,山寺为之患。尝呼伽蓝村童五人,同溺于山寺围墙,赛何人最为高远者。潋胜,得号伽蓝溺王,童子皆跪伏莫敢视。后弑心闻其事,逐诸童,不许与之游。潋遂终日游冶林中,鱼鳖遁藏,鸟虫绝迹,山寺数岁不闻啼。”

沈玦:“……”

谁能想到曾经叱咤江湖的无名鬼小时候和同村的顽童比赛谁撒尿尿得最高最远,还大获全胜脱颖而出,得了一个“伽蓝尿王”的名头。

抬眼看夏侯潋,他还在认认真真地翻案牍。他认真的模样很好看,不似平常不正经吊儿郎当,有一种严肃冷峻的味道。毕竟是血海里锤炼出来的男人,眉间一凝,便肃杀如冬。

罢了,现在没心思说笑。沈玦继续埋首案牍,窗外雪花簌簌,他们不知道翻了多久,沈玦觉得累了,站起来抻抻筋骨。坐得太久,甫一站起来脑袋有点发晕,夏侯潋在他身后扶住他。

“咋还晕了?”夏侯潋摸他额头,“没发烧啊。”

“坐得太久了。”沈玦挥开他的手。

夏侯潋失笑,“你这也太弱了吧,赶明儿我带你绕着皇城跑两圈。”

“滚。”沈玦重新拿起伽蓝谱。

夏侯潋把伽蓝谱从他手里抽出来,“歇会儿,”他下巴一抬,“那里有榻,去躺会儿。”

“不妨事,再看会子。”

夏侯潋啧了一声,忽然欺身过来,右手揽住沈玦的肩膀,左手探到他膝下,两手一搂,竟将他打横抱起来。沈玦大惊失色,瞪着夏侯潋,喊他放他下来。

夏侯潋不为所动,把沈玦放上小榻,低下身子为他脱靴。沈玦想爬起来,夏侯潋忙把他按住。

“夏侯潋!”沈玦剜了他一眼,“你想造反?”

夏侯潋盯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少爷,你就算今天把全部案牍看完,也无法立刻找到伽蓝,为司徒报仇。”

沈玦一愣,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耳畔只有雪花簌簌落在轩窗的声音,世界一片寂静。沈玦放弃了挣扎,胳膊一松,身子重重落回榻上。他抬起手臂,盖住双眼。

“夏侯潋,我好累啊。”沈玦蒙着眼睛道,“新法初行,旧党见天的给我上眼药。东厂这头,我明令禁止卖官鬻爵,太监没有油水可以捞,有些人蠢蠢欲动。这也就罢了,毕竟在眼皮子底下,我到底还弹压得住。但边关我却是鞭长莫及,辽东大旱,土蛮作乱。边所军备总簿报上来,墩台十不存一,根本不能御敌。前天刚接到战报,边虏趁机占了南耀州堡,还有再南下的趋势。内阁想要用兵,我去问户部要钱,户部尚书开国库给我一瞧,哪还有什么银子剩下?”

他放下手臂,转了个身,把脸埋进隐囊里,“再加上一个伽蓝,眼下真是内忧外患了。魏德在的时候杀了太多人,根本无人可用。司徒又……”他握紧拳头,咬牙切齿,“伽蓝!”

夏侯潋觉得心疼,是啊,沈玦顶着个太监的名头,干的却是皇帝活儿。偌大一个国,正主光顾着玩儿,事情都摊在他脑袋上,如何能不累呢?此刻又痛失左膀右臂,无疑是当头一击。夏侯潋碰碰他的衣袖,道:“我不是人么,你给我升个官,伽蓝的事交给我来查吧。我了解伽蓝,给我办最合适。”

沈玦说不行,“前几天我刚收到密报,伽蓝在黑道发了通缉令,四处抓叫夏侯潋的人。三个月不到,死了十多个夏侯潋。如今叫夏侯潋的全改名儿了,若非你有我护着,你也得被盯上。位分低反倒好,不引人注目。倘若让你总领追查伽蓝事务,岂非直接把你往虎口送?”

“那就改名儿呗,多容易。”夏侯潋笑,“跟你姓,叫谢潋还是沈潋,你挑一个。”

沈玦侧眼看他,“你真愿意改?”

“改个名儿而已,多大点事儿,有什么不愿意的。”夏侯潋不以为意,“办事方便就行。”

沈玦想了想,道:“也好,虽说知道你身份的辰字颗亲信差不多都折在广灵寺了,伽蓝应当查不出什么来,但小心为上,换个名字,起码不要引伽蓝注目,撞在他们矛头上。谢潋读着拗口,还是沈潋吧。你顶司徒的缺儿,明儿便上任吧。”

夏侯潋说好。

沈玦真的觉得累了,坐得太久,筋骨酸麻,肩背也难受。他翻身背朝上,闷道:“给我捏捏。”

他衣裳穿得厚,隔着层厚袄捏不到什么。幸而屋子里烧了地龙又有炭火,并不冷。夏侯潋解开他的衣领,帮他把直裰脱下来。他侧着脸趴在榻上,任夏侯潋捏捶。

这还是夏侯潋头一回触碰只穿了中衣的沈玦,沈玦也称得上一个练家子,就是身体底子差了些,时常生病。其实衣裳底下也是均匀的肌肉,但不是粗糙的,也并非虬结的,是像玉石一样打磨出来的,精致而有力度。那肌肤隔着一层薄而细的纱料触在指尖,对夏侯潋来说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煎熬。他的心里起了一团扑不灭的火,整张脸都红起来。幸亏沈玦闭着眼,看不见。

清浅的呼吸声起了,沈玦睡着了。夏侯潋停了手,也躺下来,看他熟睡的眉眼。眉毛、眼睛、鼻梁,一直到丰泽的唇。是宫里的风水格外好些么?才养的出这样的冰肌玉骨。好像也不是,夏侯潋第一回 见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好看。

夏侯潋用指尖碰碰他的鼻子,低声道:“唉,少爷,你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呢。”

到晌午了,外面树多,光不怎么能照进来,整间屋子昏昏的。夏侯潋翻身朝上,望着屋顶的横梁,想起事来。伽蓝有了牵机丝,原本刺客身手就高强,这下有了牵机丝,简直如虎添翼。

他想起司徒娘子在风雪里孱弱的背影,又想起那天在地牢里司徒谨伸出手触摸如水的月光。这样好的两个人,终是阴阳两隔了。他也曾是个刺客,在他手里也曾断送过无数个司徒谨和明月。这世道总是那么奇怪,该死的人没死,该活的人活不下去。

司徒谨仅仅是个开始,命令东厂追查伽蓝的人是沈玦,伽蓝的目标一定是沈玦。夏侯潋扭过头来看沈玦,他们离得那么近,夏侯潋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亲到他的嘴唇。

他要保护他。夏侯潋做了决定,他要重开刀炉,用陨铁重铸照夜。唯有绝世杀器才能对抗绝世杀器。

天降报应,加诸我身。我的少爷,我的沈玦,我的谢惊澜,一定要好好的。

“走水了!”一声尖叫划破寂静。

沈玦蓦然睁眼,正看见近在咫尺的夏侯潋,两个人四目相对。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0章 士死知己 下一章:第92章 惊鸿照影
热门: 善良的死神 我在星际养熊猫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一部) 薛定谔之猫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武极天下 昙花梦 穿成暴君的御宠 骗局 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