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雪覆枯庭

上一章:第88章 阎罗索命 下一章:第90章 士死知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谁买了我的命?”司徒谨问。

“无人,伽蓝要你死。”

“这样么?原来我的分量这么重。”司徒谨的声音低沉,“伽蓝要我的命,是打算公然与东厂作对了么?”

“不知道。诸事莫问,杀人无禁。我只是一把刀,只负责杀人。”

“一把刀……”司徒谨淡淡地笑了一声,“你和夏侯潋一样,是以牵丝杀术登上迦楼罗之位的么?”

“不是,我是以刀术。”迦楼罗道,“我出刀,一招就能杀死你。”

“哦?我和夏侯霈对过刀,那是我见过的最凶悍的刀术。你和她比,谁更强?”

司徒谨调整呼吸,慢慢逼近站在远处的刺客,刺客也挪动步伐。两个人绕着街中心转圈,维持着十步的距离。

刺客沉默地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

“迦楼罗。”

“我问你的真名!”

“刺客,无名。”

两个人同时挥刀,空气忽然变得凝滞,连风声都慢了,拖着漫长又尖利的呼啸穿过耳边。漫天的风雪在空中飞舞旋转,司徒谨清晰地看见那个刺客向他逼近,黑洞洞的面具眼眶里面的双眼空寂无情,仿佛卧了万年的冰雪。

这该是怎样一个刺客啊?像一柄无心的钢铁,他的存在,似乎仅仅为了杀人。

司徒谨的刀藏在肘后,那是他惯用的杀术,这样敌人无法看见他出刀的角度,也就无从躲避他挥出的绝命一刀。他们像两只奋翅而起的黑色枭鸟迅猛地相扑,两人飞扬的黑色衣袖像黑色的翅膀。铿然一声,那是刀刃滑出刀鞘。极细的金属冷光在两人交错的刹那间闪现,犹如空气里凭空而现的裂隙。瞬息之后,他们分开,背对背在风雪中站立。

寂静。

哒哒的滴血声迟迟地响起,司徒谨低下头,雪地上有殷红的血迹。他后知后觉地感到腰间尖锐的疼痛,温热的鲜血淅淅沥沥地漫出来。它们从伤口流出,同时迅速被外面的空气冷却,结成薄薄的血霜。

太快了,他感到恐怖,这样快的出刀速度,便是夏侯霈也甘拜下风!这个刺客说得没错,他一招就能杀死他,因为他根本来不及挥刀。

现在他要死了,他的右腰被割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他很快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快回家吧。”刺客忽然说。

司徒谨仰起头,刺客转过身来看着他,右手伸出,似乎触动了哪根牵机丝,空气里光芒流转,牵机丝被他收入了手掌。

“我收到的文书上写你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

司徒谨呼吸一紧,“她们和东厂没有关系。”

“我知道。”刺客说,“今天很冷,你的血会流得慢一些。从这里到你家需要走二百七十八步,你走得快一些,可以在血流完之前回到家。但是不要走太快,那样你的血也会流得更快。”

“你……”司徒谨惨然笑了笑,“这是刺客的慈悲么?”

刺客的声音很轻,“我其实不想杀你,可我没有办法,我只是一把刀。快回家吧,至少,可以和她们道个别。我一直很后悔,在离开的时候没能和我弟弟道别。我希望,你也不要后悔。”

司徒谨艰难地扶着雁翎刀,踉跄着一步步朝家的方向走去。那个没有说名字的刺客站在他后面静静望着他,黑色的影子消融在风雪中,慢慢失去了痕迹。

司徒谨慢慢感觉不到腰间的痛楚了,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因为血流得太多。他只希望自己能再多撑一会儿,再多一会儿。他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像破旧的风箱被拉动,每一下都筋疲力竭。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看到自己家的围墙了,他扶着围墙蹭到大门,喘了几口气,推开大门,进了院子,再一步步挪到屋子门口,血滴在雪地里,又被新的雪花掩埋。

屋子里生了炭火,发出嗤嗤的声音。他听见明月和玉姐儿的呼吸声,一下一下,很安详。他安了心,伽蓝刺客没有找她们的麻烦。他轻轻走过去,拉开蓝色夏布床帘,玉姐儿睡在里面,明月抱着她,微微蜷着身子。

他伸出手摸了摸玉姐儿的脸,又摇摇明月,轻声喊她:“明月,明月!”

明月朦胧地睁开眼睛,侧过身来,看见眼前的司徒谨,似乎有些惊喜。她的脸儿有些苍白,昏暗的光影里,司徒谨隐隐约约看见她脸上的泪痕。她一定很想他,想要他回家。

“对不起,这么晚才回来。”司徒谨摸了摸她的脸,手太冰,明月打了一个哆嗦,但还是抓紧他的手。

“不晚,回来就好。”明月把他的手放在怀里捂着,“回来就好。”

“我给你买了一个簪子,你看喜不喜欢。”司徒谨从怀里拿出红木盒,递给明月看。

明月埋怨道:“老夫老妻了,费这个钱做什么?你俸禄又没有多少。好啦,快去换衣裳,早点睡觉。你明早还得应卯,快抓紧睡几个时辰。”

“我想要抱一抱。”司徒谨嗓音沙哑。

他不舍地看着她,她的肌肤其实有一点黄了,经年的家务操劳让她看起来有点憔悴,眼睛还因为睡觉前哭过发肿。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好看,谁都比不过她。他的目光沿着明月的脸庞轮廓勾勒,每一寸都不放过,仿佛要永远印到心底,投了胎也不忘记。

明月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依着他,轻轻将他拥住。这么大个人了,有时候还像小孩儿似的。他刚从外面回来,怀抱很冷,明月把他拥紧,希望他快点回过温来。

“昨天对不起,不该和你吵架。”司徒谨轻声道。

明月把头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地道:“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对。再说,你又没有跟我吵,每次都是我欺负你。”

“明月,我好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司徒谨眷恋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她身上有一种特有的味道,像什么花儿的花香,闻起来很舒服。

“好啦,我知道啦。”明月笑起来,“你今天怎么啦?铁树开花了?说,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要向我求饶?”

司徒谨摇摇头,“我不去上值了,我就留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好啊,我早想说了,东厂那么累,你每天早出晚归,一点儿也不值当。其实我们这些年攒了点钱,可以自己做买卖的。我们可以开一家医馆,我当大夫,你当我的伙计。你不在东厂待了,那我们去金陵好不好,那里听说可美了,春天有西府海棠,夏天有红莲,到秋天还有很多很多枫叶。你过些日子跟督主提一提,他要是不答应,我去找他说。”

“好,都听你的。”

司徒谨忽然觉得累了,眼皮变得很沉,抬不起来。他背靠床柱,慢慢闭上了双眼。

月光透过窗纱照进来,窗棂把它分割成块块光影。窗外的枯树枝在上面映上疏落的影子,像一幅墨笔描的画轴。司徒谨不动了,明月想帮他脱衣服上床睡觉。手无意间触碰到他的手,冰冰凉凉,像一块冰似的。她觉得奇怪,进屋这么久了,怎么没有捂暖和呢?

她捧起司徒谨的手,想要哈几口气,可是却发现上面满是干涸的血迹。脑子里轰然一声,整个身子仿佛在刹那之间被冻住。明月动作迟缓地抬起头,月光照在司徒谨因为失血而惨白的脸上,给他覆上一层薄薄的光泽,看起来像一座玉雕。

她后知后觉地知道了什么,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来。

“阿谨——!”

————

刺客走进一个窄窄的胡同,他平日的衣裳藏在别人家门口叠放的簸箕里,他四下望了望,找到自己的衣裳,把刀放在一旁,脱下黑色箭衣,换上洗得发白的灰色棉布袄子。

有一个人从黑暗里走出来,拿走他的刀,刀身轻推出鞘,“刹那”二字映入月光。

“持厌,你不该放他走。”

持厌没有理他,转身就走。

“别以为你是迦楼罗,就可以触犯伽蓝的规条。杀人取头,你该取他的头颅。”男人阴森森地说,“身为你的‘鞘’,我会把一切都告诉阎罗的。”

“随你。”

“持厌,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别忘了,你和我们一样,我们都是依靠极乐果才能活命的人。不,你比我们更低等,你连你的‘刹那’都必须上缴。没有刀的刺客,无异于任人宰割的鱼肉。”男人的声音遥遥响在身后,越来越远,“记住,有买卖的时候到门头沟生药铺来取你的刀,我现在在那里当伙计。”

持厌刚回到云仙楼,就听见园子里各处男男女女的嬉笑,又滑又甜。他目不斜视地离开,走到后院里,从吉祥缸里舀水洗手,刚刚杀人沾上了血,要快点洗掉。洗完手回到柴房,屋子里没有点灯,也没有生炭火,黑暗凉阴阴的匝着人,他站了一会儿,从床底下的包袱里拿出一封被老鼠啃了一半的信。

那是夏侯霈留给小潋的遗书,他从朔北回来的时候,在小潋家的竹楼里找到的。夏侯霈的字很差,看起来很费劲儿。他研读了三天才完全明白夏侯霈的意思。夏侯霈要小潋去找一个叫“小少爷”的人,她说她在那里给他留了一线生机,还在京里买了一套三进三出的宅子给他娶媳妇儿用。

持厌这几天走访了好几个街坊,去打听了每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可是每个宅子里都有一个小少爷,他跟踪了所有小少爷,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小潋的蛛丝马迹。

或许“小少爷”只是一个代号吧,就像“迦楼罗”一样。持厌抱着膝头坐在黑暗里发呆,眼神变得空茫。

“夏侯!要死啦!你又偷懒是不是!”鸨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

持厌醒过神来,忙把遗书藏起来,出门去洗衣裳。

鸨儿在他身后碎碎叨叨:“哎哟,先前看你老实才给你活儿干!没想到见天的偷懒,这衣裳攒了有三天了吧,你怎么还没洗完!你前头那个,也叫夏侯,人家一天洗三盆,你呢,你一盆洗三天!怪不得人家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你就只能在这儿混日子。”说着剜了他一眼,“我告诉你,今天不洗完别想睡觉!累死老娘了,应付完那帮死男人,还要应付你!”

持厌默默往大盆里倒水,那盆儿大得能装下一个成年男人,里面装满了楼里姑娘们的衣裳,堆积如山。昨天看门的几个打手说自己洗衣裳太累,要他帮帮忙,也把他们的衣物扔了进来。衣裳太多,他白天要找弟弟,晚上要杀人,清晨还要给阿雏拎洗澡水,实在没时间。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闷着脑袋在洗衣板上搓。鸨儿用帕子点他额头,“要不是看你人老实,我才不留你下来!”

说完她就走了,留下持厌一个人在雪地里搓衣服。持厌一件一件地洗,夜里黑,月光不够亮,有些地方的污渍他看不大清。洗了半天,盆里的衣裳还是小山似的堆着。不知道前面那个小厮怎么做到一天洗三盆的,大概是因为他自己笨吧。持厌枯着眉头,继续搓。

“夏侯!你妹妹来找你了!”阿雏的声音响在身后,持厌疑惑地回过头。

阿雏牵着一个小女孩儿跨过垂花门朝他走过来,那女孩儿手里拿着一个吊睛白额的老虎大风筝,正朝他笑。

百里鸢喊了声:“哥哥!”

“夏侯,你不是说你进京来是找弟弟的吗,怎么又变成妹妹了?”

“我哥哥脑子笨,老是说错。”百里鸢走到持厌边上,把风筝拿给他看,“哥哥,有坏蛋把你做给我的风筝弄坏了。我聪不聪明,我找到一个狗洞,就钻出来找你玩儿了,你帮我补补吧。”

持厌没有接,只低头看了看老虎头上的裂缝。

阿雏在百里鸢面前蹲下,小姑娘长得漂亮,干干净净一张脸,瞳仁又大又黑,阿雏越看越喜欢,觉得她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包松子糖放在她的手心,笑道:“给你吃糖。”

“谢谢漂亮姐姐。”百里鸢低头看着装满糖果的荷包,这荷包在女人的怀里待久了,泛着一股扑鼻的香味,百里鸢皱皱鼻子,心里有一点厌恶,想要扔掉。

“哎哟,这小嘴儿怎么长的呀,甜死我了!”阿雏笑得很开心,“姐姐就喜欢别人夸我漂亮!来,香一个!”

百里鸢明显愣了一下。

阿雏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在她脸上啵了一口,笑嘻嘻地道:“真香!”阿雏拍拍裙摆站起来,“好啦,姐姐回去睡觉啦,你也早点睡。记住不要乱跑,这里很危险的。你要是乱跑,被妈妈看到,会被抓的哦。”

百里鸢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哦”了一声,不知道有没有往心里去。

“我居然被亲了。”百里鸢嘀咕了一声,抬起头看持厌,道,“你在干嘛?”

“在洗衣服。”

百里鸢低下头,硕大的盆里面什么衣裳都有,大袄、马面裙,男人的汗衫、袜子,女人的肚兜、主腰,还有许多看不出主人是男是女的汗巾子。

百里鸢脸色变得晦暗不明,“你没洗过我的衣裳吧。”

“没有。”

百里鸢放了心,“那就好。”

阿雏走远了,云仙楼的喧哗声渐渐小了,大概是客人们都累了,搂着优伶和倌儿回屋睡觉了。寂静的小院里只剩下持厌和百里鸢两个人,院子里很多枯树,枯枝在地上投下深重的阴影。

风铃忽然响了,细碎的伶仃声中,有无数人影从阴影里生长出来,仿佛恶鬼随着风和雪从地狱里爬出,降临人世。刺客们走到月光下,朝百里鸢虔诚地叩拜。他们是伽蓝的八部,刺客中的最强者,也是阎罗手下最凶恶的鬼魂。

“阎罗大人,迦楼罗没有遵守伽蓝规条,斩下司徒谨的头颅。”乾达婆道。

百里鸢扭头看他,持厌仍在专心致志洗衣服,谁都没理。

百里鸢走过去摸他的脸,“持厌,你不乖哦。”

持厌抬起眼,静静看着她。

“可是我不会罚你的。因为你和我一样,我们是同样的人,只有你能和我作伴。”百里鸢笑得粲然,“你知道那天在紫荆关我为什么跟着你么?”

持厌没吭声。

“因为眼睛啊,看到你的眼睛,我就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百里鸢抚摸他恬淡的眉眼,他和她一样,有着大而黑的瞳仁,里面空寂一片,仿佛铺满了朔北苍凉的风雪。百里鸢低声道:“我们和这个世界都没有联系,我们都是世所不容的怪物!怪物要和怪物在一起,持厌。”

“我有的,”持厌说,“小潋是我的联系。他是我的兄弟,我们血脉相连。”

“血脉?你竟然相信那种东西。持厌,你给自己取假名叫夏侯,你认同那个将你抛弃的女人是你的母亲么?”

持厌摇头,“夏侯是跟小潋姓的。”

百里鸢冷笑,“你就这么喜欢他么?死心吧,我会找到他,然后杀了他。这样你就完全属于我了。”

持厌默默地低下头,不再说话,弯下腰继续洗衣裳。

段九从檐下走出来,道:“阎罗大人,极乐果已经发下去了,如今南北黑道,三大漕帮,二十四帮派,悉数听令。只不过昨天晚上,东厂查封了一批预备在京师售卖的极乐果,我会派人过去,想办法销毁。”

“很好,”百里鸢阴冷地微笑,“真是可笑,一个太监,竟然想要匡扶社稷。这个沈玦,执迷不悟,大厦将倾,凭他一人微渺之身,如何挽救?从前我的祖辈龟缩于后,只敢做阴沟里的老鼠,真是一群懦夫。而今,我便要这世道裂,天下崩!唯有光明退避,阴影才能雄踞!”

段九俯首道:“我等愿为大人效死!”

百里鸢环顾了一圈小院,回廊上的大红抱柱挂着红绡,彩画鎏金灯散着柔柔的光芒,远处的厢房亮着不灭的光,朱红栅栏落着积雪,一派静谧。

“这个地方不错,让他们都服下极乐果吧,鸨儿、妓女、包括看门的打手,一个都不要落下。”

“是。”

诸刺客俯首告退,百里鸢漠然望着他们,手里一握,忽然握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那个女人给她的松子糖。荷包是很艳俗的金红色,绣着乱七八糟的蝶影穿花,大概是那个女人自己绣的,真是糟糕的女工,丑陋至极。

百里鸢攒着眉看了一会儿,忽然出声:“那个叫阿雏的妓女就算了,瞒着她,不要让她知晓。”

“是,阎罗大人。”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8章 阎罗索命 下一章:第90章 士死知己
热门: 明朝败家子 虫族夫婿不好当 所罗门之犬 御天神帝 绝品强少 诛仙 渔家夫郎 地藏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夜月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