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孤影成双

上一章:第77章 绮帐双情 下一章:第79章 月照夜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侯潋:“……”叫你大爷!

他不死心地推他,催促道:“快下去,你知不知道你很沉,胸口都要被你压碎了。”

沈玦不依不饶,道:“叫哥哥。”

这家伙扮契兄还扮上瘾了!夏侯潋觉得头大。叫哥哥?他怎么不让他叫爹呢?

夏侯潋倔强得堪比老牛,铁了心不开口,沈玦就这么压着。两个人陷入僵持,脸对脸,鼻子贴鼻子,呼吸在黑暗里交缠。沈玦碰触到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火燎着一般,炽热难当。

夏侯潋终于撑不下去了,求饶道:“我叫您祖宗行不行?祖宗,求您下去吧。”

再旖旎的气氛也被这声拉长调子的“祖宗”破坏了,沈玦感到阵阵无力。夏侯潋约莫是他平生遭遇的最强劲的对手,急是急不来的,必须得徐徐图之。沈玦把他放了,钻出桌底,转进明间。

神案上供奉着巨大的持莲观音,黄金的面孔上双眸低垂,仿佛含着寂照真如的无限悲悯,又仿佛只有高不可攀的淡漠冷然。

夏侯潋跟过来,皱眉看着神案道:“他俩在菩萨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也不怕天打雷劈?你刚刚为何要拦着我?两个一起宰了,岂不刚好?”

沈玦摇头道:“太后和万伯海不明不白死在这儿,头一个嫌犯就是我。我这位子要想坐得久,要紧一宗儿就是和皇帝打好关系。太后毕竟是皇上的亲娘,到时候皇上长大,有了心眼儿,就算调查不出什么来,也会与我生嫌隙,不值当。”

他掉过眼来,看着夏侯潋,“所谓东厂提督,也就是面儿上看起来风光,归根究底,其实就是皇帝的家奴。皇上要我死,我就必须死。可只要皇帝闭目塞听,不问朝政,大权落在我的手里,倒也不怕什么。偌大的国,总得有人来管,皇帝不想管,便只能倚仗我。皇帝离不开我了,我的地位自然就稳固了。”

夏侯潋觉得憋屈,但也不好说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馅饼,做什么都有代价,大家都一样。夏侯潋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些,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咱们有了太后和万伯海的把柄,总得好好治他一治不是?”

沈玦走到神案边上,拨了拨香炉里的烟灰,烟雾袅袅升腾,他的脸在烟气里显得朦胧。他沉吟了一阵,道:“万伯海不能死,咱们得留着他。他歇在寺里还是山下大营?”

“当然是寺里,”夏侯潋道,“太后是他姘头,他哪会跟着兵士睡帐篷?他歇在行宫院里头。”

“那方才一路走过来,你可曾看见寺里的布防?”

夏侯潋用线香点了点炉灰,在桌上画了一张粗略的广灵寺地图,“寺里分三路,东路是和尚住的禅房,中路是佛堂,西路是后妃下榻的行宫院。万伯海在行宫院歇息,守卫大部分都在那儿。我瞭了一眼,算上白天在佛堂驻守的人,应该有五十来号。但院子里头具体怎么布的防我就不知道了。”

沈玦凭着记忆,把夏侯潋的地图细化。广灵寺进香年年都有,他每回都得跟着来,四下地形早已烂熟于心。“行宫院的关卡无非一个东门,此处应会设几个守卫,里面还有个流杯亭,再来就是行宫殿门,各几个守卫。最后再在从千年柏到殿内一路设巡逻侍卫。这样算起来,若想畅通无阻进入行宫殿,再把万伯海捎出来,解决这一路的人便足够。”

“若各处门卡守四个人,巡逻八个人,那差不多得有二十来号人吧。”夏侯潋抱着臂道,“用暗杀的法子,悄么声挨个解决,能行。”

沈玦敲定计划,“禁军亥时休,我们亥时行动。”

两个人按原路出了观音殿,外边儿天已经黑了,黯淡的星子在天边闪闪烁烁,慢慢变得明亮,逐渐连成迢迢一片。他们在安乐堂用膳,等着亥时来,禁军入眠。影壁忽然转进一堆人来,是一队禁军押着一批东厂番子,番子们足有五十余人,满身血污,身上的黑地织金曳撒破烂不堪,个个垂头丧气。朱顺子竟也在里头,一瘸一拐,耷头耷脑。

约莫是原路返回的时候正巧碰见禁军封山了,往山上走,这下又被禁军逮了。

夏侯潋和沈玦对视了一眼,远远跟着,看着他们被押到安乐堂最后边儿的两个屋子,撂上锁,安置了两个守卫。

沈玦眼神变得阴郁,走到银杏树底下的石墩子上坐着,枯着眉头沉思。

“要不咱俩分头行动吧,你去救他们,我去抓万伯海。”夏侯潋说。

“不行。”沈玦烦躁地拒绝。他怎么能让夏侯潋一个人去行宫殿?可番子不能不救。一个两个也就罢了,这里竟有五十余个被俘虏,他总共也就带了两百来号人过来。倘若由着他们不明不白跟着禁军被大炮炸死,传出他不顾下属的名声,底下人就该寒心了。往后只怕没人肯死心塌地跟着他,再培植羽翼亲信就难了。

一帮废物,沈玦暗恨。若是先去抓万伯海,再回来救人呢?也不可行,行宫院离山门太远,一来一回,足要半个多时辰的工夫,而他们仅仅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沈玦头痛欲裂,按了按太阳穴。

安乐堂守卫不多,大多都是伤兵,救人不难。沈玦道:“你去救人,我去把万伯海捎出来。广灵寺能炸,和尚不能炸。司徒只轰中路和西路,和尚住的禅房是安全的,我们在祖师殿后面的梨树院会合,如何?”

夏侯潋不同意,“我去行宫院,你去救人。”

“夏侯潋,我自认刀术不差,不下于你。”

“那也不行,”夏侯潋蹲在沈玦脚边,仰头看着他,“说到这个,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使得是哪路刀法,我教你的不是伽蓝刀么?怎么一点儿也不像。”

“我的刀不是你教的。”沈玦敲他脑门。

“怎么不是,我还给你削了把木刀,我记得清清楚楚。”这小子竟然想要抵赖,夏侯潋高高挑起眉梢。

“我的刀是你娘教的。”沈玦抬起眼,目光变得辽远,秋风飒沓,多年前的回忆又重现眼前。

夏侯潋愣了一下,“啊?”

“那时候你贪懒,不肯给我喂招,我只好一个人练。但每天晚上,你娘一定会来和我对招。她扮成高妃,疯疯癫癫,出招全无章法,却能把我打得抱头鼠窜。后来想起来,她的章法只是看似乱七八糟,其实招招是伽蓝刀的变式。”沈玦道,“刀法精髓,无外乎‘快’与‘变’二字。唯快不破,唯变莫测,你娘兼通二者,所以她是刀术大师,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可惜我毕竟杂事繁多,没法子专心练刀,到如今出刀速度还是差了点儿,比不上你们童子功,只能在‘变’上面多下工夫了。”

夏侯潋想了想道:“那这样算起来,你是我的师弟。”

“是师哥。”沈玦纠正道。

“不过,行宫院还真只能我去。”夏侯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暗杀是门手艺,光会刀术是不行的。暗杀讲究出其不意,你能做到走路没声儿吗?”夏侯潋在沈玦面前走了几步,姿势颇有些奇异,落地竟然真的悄无声息,“这是狸猫步,我小时候练了一个月才学会,你会么?”

沈玦抿唇沉默。

“爬树上梁你也没我厉害。”夏侯潋补充道。

他的体术是沈玦看在眼里的,走在房梁上如履平地,不从小练习根本难以做到。沈玦叹了口气道:“亥正三刻,我们在梨树院会合。记住,倘若苗头不对,立马回撤,不要耽搁。”

夏侯潋冲他一笑,月影下浓眉朗目,笑意粲然,“行,亥正三刻,梨树院见。”

——————

月隐千山,夜色浓稠。行宫院外四处竹树环合,回廊勾连,檐牙翘脚勾心斗角。红灯笼打下晕红的光,巡逻的禁军在回廊里行走,锁子甲上暗光流淌,甲下深红曳撒上彩绣的江崖海水隐隐约约,在灯影里浮动。

八个禁军,两人一排,排成四列,一丝不苟地按着路线往行宫院走。八人一齐转身的瞬间,头盔的后脑勺上掠过一道冰冷的光,一个黑影自黑暗里浮现,双手同时绕过最后面两个禁军的脖颈,腕下匕首割破二人的咽喉。

前面四人听见声响,疑惑地回头,却见身后两个同伴垂着头站着,有些奇怪。廊影下显得直挺挺的,像鬼魂上身,看着渗人。

“你俩怎么了?”有个人打了个寒战,问。

话音刚落,两道寒芒分别从二人颈侧射出,没入前面二人的口腔,二人圆睁着双目倒地。最后二人拔刀而出,正要呼喊,一个黑影猛虎一般跨步扑出,黑暗里一道凛冽的寒光一掠而过,仿佛漆黑天幕上横亘的电光。二人惊悚地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胸襟上落下淋漓的湿热,他们后知后觉地摸了摸喉咙,喉间正汩汩流着血。

夏侯潋托住他们二人的脑袋,将他们缓缓放在地上,然后把八具尸体都拖到树影深处。

夏侯潋摸到东门外十步远的位置,门口站了两个兵士。他藏在大红抱柱后面,朝地上丢了一颗石子。有个兵士听见声响,探头探脑地走过来,一面警觉地问道:“谁?”

自夏侯潋身边经过的一刹那,夏侯潋猛然伸出手捂住他的嘴,腕下匕首弹出,割断他的喉咙。兵士霎时间软了,夏侯潋一把把他拖到阴影里,整了整衣装,走了出去。

头盔打下的阴影掩住了头脸,另一个守门的兵士看不清他的容貌,以为他是同伴,问道:“什么东西在那?”

夏侯潋没应声,径直走到他面前,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将匕首插入他的肚腹。

森森暗夜,刺客幽魂一般行走在阴影里,杀人。

血花在黑暗里迸现又消失,像绚烂的烟火。禁军悄无声息地挨个减少,最后一个兵士死在殿门外汉白玉石栏下,被杂草遮住了身躯。夏侯潋提着染血的雁翎刀,步上石阶,弓腰贴着朱门听了会儿里面的声响,抬头看了看月亮,月亮飞过第二根飞檐,已是亥正。他将刀插入门缝,缓缓拨开门闩。

殿中寂静无声,夏侯潋钻进屋子,轻轻掩上门。他适应了一会儿黑暗,朝里间摸去。雕花大床被黑暗掩着,床沿盖板隐隐约约露出八宝螺钿的细碎流光。杏黄色的帐子合得严丝合缝,夏侯潋虾着腰一路摸过去,轻轻掀开帐子。

床上空无一人!

背后陡然响起万伯海的声音:“你是谁!”

夏侯潋悚然一惊,回过头,却见万伯海赤脚站在罗汉榻上,从旁边的刀架上拿起雁翎刀,抖落刀鞘,凛冽的刀光在暗影中迸溅如雪。

这家伙竟然睡在榻上!

他从榻上走下来,燃起一方烛火,殿中顿时亮堂了些许,黑暗中的夏侯潋现出身形。

“没成想我的帐下也会有家贼!你是哪个营的?何时成了沈阉的走狗?”他侧耳听了听外头,蓦然一震,“你把外面的人都灭了?”

“万大人,您胜不过我,不如束手就擒。”夏侯潋长刀下压,缓缓抽刀出鞘。

“狂妄!”万伯海冷冷地微笑,“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无名鬼。沈阉好大的能耐,竟能驱使伽蓝最强的刺客。无名鬼,沈阉能给你的,本官也能。你不如投靠本官,钱财,女人,名声,权势,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夏侯潋淡淡笑了笑,抬头看了眼窗外,月已掠过第三根飞檐,亥正一刻。

“抱歉,我只想当督主的狗,”他单膝跪地,刀刃藏于肘后,“万大人,请。”

婆娑树影下,窗纱仿佛皮影戏搭就的舞台,二人映在素色纱罗上的影子是戏台子上的皮影,仿佛两只猛兽,在晕黄的烛影中相互扑咬。

夏侯潋劈刀向下,刀刃划破空气爆发出凄厉的尖啸。万伯海迎着夏侯潋的雁翎刀回砍,却在刀刃相撞的那一刻手掌猛地一震,虎口顿时破裂,淅淅沥沥渗出血来。夏侯潋没有停歇,迅速发起下一击,同样是凌厉如电的一斩,万伯海接招的一瞬间仿佛雷亟。

两把刀都发出剧烈的蜂鸣,仿佛临死前的求告。万伯海看见夏侯潋的手也裂了,鲜血浸透了刀柄的缠绳。可他不停!一斩连着一斩,暴雨一般兜头砸下,万伯海步步后退,心中终于升起恐惧。

这是个疯子。他们说得没错,这是个疯子!

他的刀法或许能和这个刺客拼一拼,但一个求生的人一定胜不过一个不怕死的人!

万伯海不再恋战,转身想逃,夏侯潋先他一步到了门口,将门栓闩上。

“大人,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刺客在黑暗里抬起脸,眼神凶戾,獠牙毕现。

月亮掠过第四根飞檐,亥正二刻!二人再次相扑,身影仿佛化虚,夏侯潋的刀势又快了一倍。万伯海仿佛被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他挡不过来,夏侯潋的刀太快,挡住了一击,下一击立时赶上,在他身上划出伤口。他没有穿盔甲,很快腰腹、双手、大腿都有了细细的伤口,整个人成了血人。

夏侯潋明明有杀他的机会,可他没有杀他!

万伯海忽然明白过来,他要活捉他!

夏侯潋的雁翎刀从斜刺里伸过来,割破了他的手腕,手腕吃痛,他的刀颓然落地。他绝望了,这就是伽蓝刺客,行走于黑夜,追魂索命,他竟毫无招架之力!

忽然间,地动山摇。屋外仿佛落下一道惊雷,通天彻地的一声巨响,世界白了一瞬。房屋簌簌落下灰来,外面燃起熊熊火焰,照亮了整间大殿。

红夷大炮提前轰营了!

两个人在地震中都没有站稳,摔倒在地,夏侯潋的雁翎刀也脱手了,他迅速矮身拾刀,万伯海冲过来,把夏侯潋撞在平头案上。冲撞让桌案崩塌,后背撞到了桌子的锋棱,剧痛无比。夏侯潋咬牙起身,万伯海挥拳过来,正对他的头脸。夏侯潋矮身避过,同时扫他的腿,万伯海被扫在地上,却抓住夏侯潋的腿,也把他带倒在地。

炮火不断落下,地面剧烈的震动。两个人在摇摇欲坠的大殿中翻滚,夏侯潋脸上中了好几拳,嘴角裂了,他尝到鲜血的甜味。又是一下巨震,万伯海被落下的灯座砸中,夏侯潋抓住间隙跪起来,用胳膊锁住万伯海的手腕,万伯海用力挣扎,两个人相互角力,没有兵刃,只剩下血淋淋的拳头。火光中,两个人的眼神都凶戾如虎。

夏侯潋忽然仰头一个头槌,钢铁护额砸在万伯海的头上,鲜血淋漓。这一击夏侯潋用了五分的力气,万伯海顿时头晕目眩,眼前天旋地转,手上松了力。夏侯潋抽出腰间的匕首,用木柄砸击万伯海的颈侧,万伯海终于昏了过去。

夏侯潋把万伯海扛起来,撤出行宫殿。周遭都是汹涌的火海,火光直冲天际,黑夜被点亮了一角,仿佛夜里红霞。夏侯潋踉踉跄跄往外走,千年柏已经倒了,密密麻麻的枝叶火中燃烧。夏侯潋爬过焦黑的树干,艰难地辨别方向。广灵寺满目疮痍,佛堂倒了一片。

天际又是一道火光,夏侯潋带着万伯海迅速卧在树干边上,炮弹落在他们数步开外,惊天动地的声响贯穿夏侯潋的脑海,耳边响起凄厉的鸣声,持续不断。夏侯潋几乎听不见了,他咬紧牙关,把万伯海拉起来扛在肩上,执拗地往梨树院走。

路上不断有奔逃的兵士,幸亏没人管他。耳鸣渐渐停了,火光连绵和炮火轰鸣中,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夏侯!”朱顺子和几个番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夏侯!可算找到你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夏侯潋大吼。

“你没按时出现,我们跟着督主进来找你!”

“督主呢!”

有个番子道:“不知道!刚刚一个大炮落下来,我们和督主失散了!夏侯,你先走,我们去找督主!”

夏侯潋把万伯海架到他们身上,道:“你们把他带去找司徒!一定要送到!我去找督主!”

炮火终于停息,熊熊火光连成煌煌的一片,一众佛殿都倒了,金身佛像在废墟里露出灰扑扑的脑袋。夏侯潋疯了一般往行宫院跑,路上经过裟椤树边上的废墟,听见有人有气无力地喊救命。

他担心是沈玦,停下来刨地。他认出来这里是大雄宝殿的废墟,大雄宝殿因为震荡塌了一半,前面的裟椤树竟然还好好的。树上原本挂着的许多红檀木牌也掉了不少,那是善男信女许愿用的,听说广灵寺特别灵,大雄宝殿前的裟椤树已经活了几百年,是上天降临人间的神树。许多人不远万里跋涉上京来许愿,只求挂一个木牌在裟椤树上。

他把人从废墟里拖出来,却不是沈玦,是个禁军兵士。他焦急万分,起身想走。目光无意间掠过地上灰土掩盖的木牌,上面字迹清隽,笔笔瘦劲有力。

“乞愿夏侯潋平安永保,早日归来。”

夏侯潋一愣,拾起那张木牌。木牌焦了半边,底下的平安结和红流苏已经脏了,沾满了灰尘。地上还有许多木牌,夏侯潋挨个翻过来。也有别人的,可更多写着他的名字。

“叩请平安,夏侯南归。”

“诚祈福佑,夏侯潋岁岁平安,长乐无忧。”

夏侯潋、夏侯潋、夏侯潋……一笔一划,每一寸墨迹都深深浸入檀木的纹理,仿佛声声辽远的呼唤,兜兜转转,穿越十年的悠悠时空,终于到达他的耳畔。

他恍然记起那日蒙蒙细雨中,沈玦说:“信过一段时日,开过光,也求过签,也请过长生牌位。庙里那些杂七杂八的名目,挨个做了个遍。可是有什么用呢,上天听不见你的祈求,神佛也看不到你的磕头,求不得的,依旧求不得。”

原来如此,签是为他求的,长生牌位是为他请的,星月菩提也是为他戴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那个白痴!真是个白痴!他心里发涩,发苦。何必为他做到这样,他哪里值得,哪里值得!寻了十年不够,还要求神拜佛,求神拜佛不够,还要冲入火场。白痴!白痴!他一边狂奔,一边大喊:“少爷!沈玦!沈玦!”

灰尘在空中弥漫,断壁残垣遮住视线,火光映红了他的脸庞。废墟的边角伸出脏兮兮的手臂,他疯了一样刨挖,竭尽全力看清每张脸,不是沈玦,都不是。

“沈玦!”他大吼,极目四望,“谢惊澜!惊澜!你回答我!”

“夏侯潋!”沙哑的声音响起在他身后,他蓦然回首,那个人儿站在废墟尽头,深一脚浅一脚地朝他走过来。平日里那么讲究的一个人,衣裳稍稍弄脏点儿都要生气,现在军衣破了,发髻也散了,满头满脸都是灰,像一个迷途的乞丐。他跑过去,手脚并用爬上碎砖碎瓦,跌跌撞撞,走到顶端,抓住沈玦的手臂。

“你他娘的脑子进水吗!说好在梨树院会合,你跑进来找死吗!”他头一次对沈玦这样大吼大叫,眼眶发红,几乎要掉下泪来。

沈玦也大吼:“说好亥正三刻,你迟迟不到!炮响了你也没影儿!我怕你死掉啊!”

沈玦抹了一把他的脸,泪水血水和灰尘混在一起,他的脸看起来狰狞可怖。沈玦红着眼道:“说好了有危险就回撤,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样!”

他没回答,低头看沈玦的手脚,“怎么样,你受伤没?”

“我没事。”

沈玦疲惫地握紧他的腕子,两个人都在颤抖,像两片凄风中的落叶,哀怜地攀附住彼此。

这一刻才仿佛一切都定了,夏侯潋笑了一声,却比哭还难看,他前进一步,把沈玦拥入怀里。周围的声音一下子静了,人群的奔走、佛殿的坍塌……一切都仿佛在刹那间远离了他们。沈玦呆了一瞬,即使在最暧昧的时候,他也不敢拥抱夏侯潋。可现在,夏侯潋抱住了他,突如其来,很紧很紧,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把他按进骨血。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7章 绮帐双情 下一章:第79章 月照夜明
热门: 粉妆夺谋 百合花房秘语 隐花平原 北纬31度录像带 宴无好宴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七宗罪9:鬼手佛心 宠魅 七宗罪1:冰箱藏尸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