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所向披靡

上一章:第73章 以身为刃 下一章:第75章 美人灼灼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战斗一触即发,兵士率先冲锋,奔过那四个番子身边的间隙,冲上崖来。

夏侯潋大吼:“静铁给我!跟在我身后!”

沈玦来不及迟疑,和夏侯潋错身而过,静铁和夏侯潋的雁翎刀同时腾空而起,他们错位的瞬间完成武器的交换。

静铁落入夏侯潋的掌中,冰冷的刀柄和刀锷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与这柄刀久未谋面,此刻竟如故友重逢,缓缓收紧手掌的那一刻,他仿佛能感觉到刀里沉雄的心跳。

敌人吼声在耳,人潮汹涌而来,夏侯潋右手静铁,左手短刀,微微下蹲,然后猛虎一般跃起,径直切入战场。血肉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骨骼如苇杆一般在静铁的刀刃下清脆地折断。静铁和普通的刀很不一样,它用西域镔铁反复锻打而成,一般的生铁在它面前仿佛脆弱的竹条。不需要急速出刀,也不需要绝强的力量,静铁就能斩断对方的刀剑。夏侯潋还记得弑心把静铁交到他手上的时候说:“此刀戾气深重,可斩灭万法。”

拥有静铁的夏侯潋无人可挡,乌泱泱的敌人之中很快被冲出一个口子。血肉飞溅之中,夏侯潋进步挥刀,同时斩断两个人的雁翎刀,再以双手刀绞断他们的脖颈。他旋转起来,在身边织就漫天刀光,沈玦竟然不需要怎么挥刀,所有的敌人在迎向夏侯潋的顷刻间就被绞碎,他只需要紧紧跟在夏侯潋的身后,灭掉他刀下的漏网之鱼。

徐若愚锁紧眉头,沈玦和夏侯潋杀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人越来越少。徐若愚不再犹豫,挥刀冲入战局,闪过人潮,直面沈玦。沈玦眸光一冷,手中的雁翎刀带出凄冷的弧线,自下而上撩起。

伽蓝刀·燕斜。

那是很多年前,夏侯潋教给他的刀法。

这一刀会让徐若愚开膛破腹,但他竟然没有闪避,而是迎面扑过来。沈玦很快知道为什么了,雁翎刀在击中他胸腹的时候狠狠一震,竟给挡了回来。他的衣服底下穿了一层锁子甲,雁翎刀无法破甲!沈玦没有惊慌,迅速侧身回避,打算躲开徐若愚的迎头一斩。

然而,一道漆黑的流光在徐若愚的膝侧一闪而过,他扑在空中的身影一滞,然后狠狠摔下来,摔倒的瞬间露出膝盖处雪白的骨茬,他方才腾空的瞬间被静铁斩断了双腿。

“喂,你的敌人是我。”夏侯潋恶狠狠地微笑,戾气横生。

他还要补刀,其余番子冲过来挡住夏侯潋,几个兵士把徐若愚拖了出去,地上绵延出曲折的血迹。

“别让他跑了!”沈玦一边挥刀一边喊。

可是来不及了,人潮再一次淹没了他们,那几个兵士拖着徐若愚越跑越远。夏侯潋奋力把眼前的渣滓灭了,掏出手弩连发几箭,都没有射中,他们已经逃离了射程。回头看,又有几个人缠上了沈玦,约莫是因为伤着了手,沈玦出刀慢了很多,夏侯潋跑过去,燕子一般翻身跃过沈玦的头顶,落地的瞬间膝盖压垮两个兵士,同时双刀扎入二人的头颅。

最后剩下几个人,眼见根本对付不了夏侯潋和沈玦,也都跑了。满地断肢残骸,落叶和野草浸在血里。两个人都几乎精疲力尽,特别是夏侯潋,杀了一路,手已经发颤了。两个人相携着离开战场,找到一条不怎么陡的坡,直通往崖下。崖下野草蔓生,灌木长得很高,蹲下来就能遮住头顶。他们找了个地方歇息,头顶是摩崖石刻,往前再走几十步就是水源。

没有细作在侧,那帮禁军一时半会儿找不过来了。

脑袋里绷了许久的弦终于松了,沈玦一下子瘫软下来,手脚都虚弱无力,脑袋更是晕乎乎的,他觉得自己的病又重了点儿。但他还是强撑

着,慢慢吞吞坐下来,找了个石块靠着,眼睛瞥向夏侯潋,那家伙满身的血,几乎看不出个人样儿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直喘气。

“你歇着。”夏侯潋喘够了,去潭边打了水,顺便把脸和手洗干净,回来靠在沈玦边上,把水囊递给他,“只有一个水囊,将就着喝吧。”

那潭水泡了沈玦备好的尸体的,虽然是活水,还是觉得有些恶心。

沈玦犹豫了半晌,直到夏侯潋道:“嫌弃我?”

沈玦摇了摇头,接过喝了,冰凉的潭水流过腔子,冻得他打了一个激灵。夏侯潋接回水,咕噜咕噜灌下了半袋。

“为什么不跟我跳崖?”沈玦蹙着眉道,“我原已经安排好了,假死就可以脱身。”

“你的安排就是跳崖?”夏侯潋扬眉,“山里的潭水多冷你知道吗?你跳下去,浑身湿透,又没衣服换,又要吹山风,你能好端端活下来我夏侯潋三个字倒过来写。”

“……”沈玦沉默了一会儿,别过头道,“不会有事。”

夏侯潋拧过脑袋,看了看沈玦,苍白的脸色,纸糊的人儿似的,嘴也发白,透着淡淡的一点儿红,像掉了色的海棠花。他垂着脑袋,神情恹恹,不怎么有精神似的。夏侯潋看了半晌,忽然欺身过来,沈玦吓了一跳,道:“你干嘛?”

“别动。”夏侯潋低声道,他双手按着沈玦的肩膀,额头凑过来,抵在沈玦的额头上。

沈玦有些发愣,夏侯潋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他们也从来没有挨得这么近。就算一起睡觉,也不会凑在一块儿的。他离得太近,独属于他的气息笼罩了沈玦,带着血腥味,是兽一般的野性。

夏侯潋的嘴唇近在咫尺,沈玦能感受到他沉稳的呼吸。脑袋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沈玦眯了眯眼,手攀上夏侯潋的腰侧,抓住他的革带。

佳人在侧,心猿意马。

“阿潋……”

夏侯潋却把他松开了,道:“这下好了,崖没跳也病了。”他站起来,解开衣带,从干净的亵衣上撕下一块儿布条,去潭边浸湿,回来敷在沈玦额头上。

沈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刚刚是在试他额头的温度。

“给你能耐的,自己身板儿不知道啊?弱得像一只小鸡似的。”夏侯潋埋怨道,把他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抓紧时间歇息,一会儿想办法下山。”

弱得像一只小鸡……

还从没人这么说过他。沈玦想要反驳,却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大有了,勉勉强强呓道:“你才小鸡。别想了,山早被封了,下不去。”

夏侯潋看了他一眼,道:“你早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有人要对付你,知道今天是个杀局。”夏侯潋顿了顿,又问,“司徒跟我说后天才是进香,也是你让他这么说的?”

沈玦唔了声儿,算是同意了,闭上眼安安静静歇息。夏侯潋那边没再说话了,一动不动任他靠着,他察觉到什么,抬起头觑了觑夏侯潋。

夏侯潋锁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上面的脂粉洗掉了,露出那道细细的伤疤。他有着锐利的眉目,杀人的时候戾气深重,仿佛恶鬼修罗,可他本性是软的,安静下来眉目舒展,落拓又内敛,只是皱着眉的时候,总有一种孤独冷漠的感觉,仿佛心里压了一块墓碑。

沈玦忽然有些摸不准他的脾气了,他和他待在一块儿的时候向来随和,笑笑闹闹,沈玦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严肃的模样。

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沈玦想了想,道:“你来只会让我分心。”

“你觉得我会拖你后腿么?少爷。”夏侯潋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夏侯潋,”沈玦觉得心烦意乱,按捺着性子道,“你娘费尽心思给你备好宅子,备好身份,让你过平淡的日子。你只要安生在家待着就行,这些事情是我的事,不必你来操心。”

沈玦还想再说些什么,夏侯潋转过身来,扳着他的肩膀,凝视着他的双眼。他停住了,也看着夏侯潋,看他漆黑如墨的双眸,还有里面生铁一般的坚毅。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你想护着我,不让我涉险,对不对?”

沈玦握了握拳头,别过眼睛,嗯了一声。

“可我不需要。”

沈玦瞪他,“你!”

夏侯潋竖起手指,封住沈玦的嘴,“听我说。”他继续道,“哪有主子涉险,下属在家睡大觉的道理?少爷,你护着我,不要我当先锋为你冲锋陷阵,我明白。可至少,让我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沈玦还犟着,枯着眉头道:“我自有成算,不需要你。”

他都盘算好了,一步步该怎么走,他心里有数。来之前,他让人摸清了山场每块石头每片叶子,地图印在他脑子里,不会走错。唯独一点没料到的是他会生病,但也不碍事,他认得草药,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从深宫到前朝,向来如此,他已经习惯了,不打紧。

“真的么?”夏侯潋不信,“徐若愚是叛徒,那家伙假扮过福王,没关系么?”

“没。”

“真的?”

沈玦沉默了一会儿,颇不乐意道:“假的。”

“……”夏侯潋握紧沈玦的肩头,他的掌心灼热,隔着衣料传过来,像两团火烧在肩头。

“少爷,”夏侯潋一字一句道:“从前当伽蓝的刀,是我身不由己。现在当你的刀,是我心甘情愿。所以,告诉我,你的敌人是谁。是万伯海,还是别的什么人,”他的眸子渐渐变得锐利,像凛冽的刀锋,“我去杀了他!”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3章 以身为刃 下一章:第75章 美人灼灼
热门: 幽灵船 寒鸦行动 金色梦乡 超级男神系统 对着剑说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绝世武神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