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心焰难浇

上一章:第66章 丹心似锦 下一章:第68章 落花逐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沈玦抿着唇沉默片刻,说道:“我不要。你的命你自己揣好,不要到时候被人提溜了去,又要我跑来救你。”

沈玦嘴上的嫌弃不到位,夏侯潋听出那股暖乎劲儿来,仰着脑袋笑了笑,道:“少爷,你们东厂还缺人不,给我派个差事吧。我刀术还凑合,不丢你脸。”

沈玦沉吟了一阵,东厂是他的地盘,夏侯潋来也好,放眼皮子底下搁着安心,总比成日在胭脂胡同那等女人堆里胡混好。他眼波转过来,道:“你要来也成。只不过我素来赏罚分明,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一点儿交情就偏疼你。到时候你犯了错,该罚罚,该治治,不要来找我求情。”

“放心吧,我肯定安分守己!”夏侯潋打包票。

沈玦点了点头,提步往垂花门走,夏侯潋又叫住他:“天这么晚了,不如就在这儿歇一宿吧。”

沈玦道:“你刚回来,只备了主屋的凉席被褥,厢房还未曾备上。”

“那就一道睡。”夏侯潋道。

这话儿简直像一道惊雷,硬生生把他震住了。他僵硬地拧过身子,那人站在台阶上,依旧是沉甸甸的黑眼睛,没有半分旖念,月辉点在里头,像掺了漫天星宿,一边的唇角勾起来,笑容有几分邪气。他知道自己不该越界,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声嘶力竭地喊他留下来。

沈玦在原地踌躇,夏侯潋走过来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小时候……”他忘记自己手还伤着,刚碰着沈玦的肩膀,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沈玦颇为无语,握着他的腕子送到嘴边上吹了吹,问道:“好些了么?”

“没事儿,”夏侯潋接着方才的话头说,“小时候又不是没睡过。怎么的,嫌我臭?还按老规矩,我这就去洗三遍澡。”

沈玦盯着夏侯潋的十指,那原本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十指修长,瘦劲有力,现在成了这副模样。叹了口气,阴郁地道:“你手这样,怎么从井里打水?你歇着,我来吧。”

夏侯潋呆了一下,大约没料到沈玦能纡尊降贵帮他打洗澡水,笑将起来,道:“堂堂东厂督主给我打洗澡水,这得是我这辈子洗得最金贵的一次澡了,这伤受得值!”

沈玦斜了他一眼,那眼波漾过来,虽是嗔怪,却仿若明月照秋水,有股分外撩人的媚劲儿。夏侯潋怔了下,好半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暗道沈玦这容色真是没谁了。从前见谢秉风那老儿,长得不过尔尔,沈玦的娘亲该是多好看,才能生出这么个天仙似的儿子。

夏侯潋跟着沈玦往后厨走,沈玦取了水桶,放进井里,摇着轱辘把水吊上来。夏侯潋并不闲着,蹲在灶台底下烧柴火,一根根干柴放进去,时不时吹几下,脸熏黑了一大块儿。沈玦把水提过去,倒进锅里,盖上盖子,又打了个手巾把子给夏侯潋擦脸。

夏侯潋把脸揩干净,脸上沾了水,黑发一绺绺黏在脸上,墨一样浓。外面的虫声响起来,一声儿递着一声儿,绵绵延延,响个不停。沈玦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像寻常人家的小日子,像夫妻俩。

夏侯潋把手巾把子递回给沈玦,沈玦转身把巾帕浸回盆,待回过身,夏侯潋已经把上衣扒了,正准备脱裤子。

沈玦:“……”

沈玦的喉结动了动,艰难地说道:“夏侯潋,你干嘛?”

“洗澡啊,干嘛?”夏侯潋拧过脑袋,疑惑地看他。

沈玦盯着他的腰窝,舔了舔嘴唇,道:“你不洗热水么?”

“你身子弱,你洗热的,”夏侯潋道,“我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澡。”

“好吧,”沈玦好不容易安稳了动荡不安的心神,“你继续。”

夏侯潋把裤子脱了,解开汗巾子,裤头也脱了,层叠堆在矮凳上。他露个背影给沈玦,高挑的个子,一刀一刀刻出来的古铜色的肌肉,刀山火海里锻炼出的人儿,密致肌理上的每一条沟壑都带着傲人的野性。

水一瓢一瓢浇上去,起起伏伏的表面淋上晶莹的水珠,滴滴颗颗顺着流丽的线条游走。沈玦的目光跟着水珠一寸寸向下,先是背肌,腰窝,然后是臀部,大腿,最后隐没在脚踝。

真是……十分悦目。

好不容易移开眼睛,走到门边,背靠着粉墙,沈玦手抚上胸口,腔子里的心扑腾扑腾乱跳。他知道这是什么症状,宫里摸爬久了,争权夺势之外,他最通晓的是情爱。缠绵悱恻,热烈如火,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听过?男女之外,他还知道磨镜,知道断袖。可除了男女,多进一步都是错,都是罪。

没过多久,夏侯潋穿着绸裤,披着衣裳走出来,身上还带着水汽,开襟麻衣敞着,露出紧实的胸腹。

“去洗吧,水烫,我弄了点儿凉水进去,你去看温度合适不合适。”

沈玦嗯了一声儿,洗漱完,趿拉着鞋子去卧房。夏侯潋已经在拔步床上躺着了,沈玦掀开蚊帐,夏侯潋睡在里头,两只手交按在腹上,十分规矩的姿势。沈玦吹了烛,躺进去,夜色笼罩了他们,静寂的夜里,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夜深了,淡色的月光漏过门缝、窗缝,悄无声息地在屋子里蔓延,浸过熄灭的烛台,爬上雕花床榻,隔着素纱蚊帐,在他们身上缓缓徘徊徜徉。沈玦的困意都没了,夏侯潋的气息近在咫尺,他睡不着。

他扭过头,夏侯潋的脑袋微微歪向他,黑发在他眼前蜿蜒迤逦。他起了心思,手指一点点挨蹭过去,刚要触碰到发梢的时候,夏侯潋忽然睁开了眼睛。

沈玦心头一跳,立刻停了动作,闭上眼。

“少爷,你睡了没?”

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没。”

“我可以把衣裳脱了吗?”夏侯潋翻了个身,床板吱呀作响,“太他娘的热了。”

他睁开眼,看见夏侯潋解开了褂子,腰腹上起伏的线条若隐若现,像雾气里海市蜃楼迷蒙的轮廓,令人神往。

黑暗里,沈玦的眼睛慢慢变得幽深。

他道:“那你脱吧。”

夏侯潋翻身挺起来,三两下把褂子和裤子都扒了,全身上下只剩下缟白色的裤衩子。他把越过沈玦,撩开帐子,把衣裤胡乱扔了出去,扔衣服的一刹那,光裸的胸膛靠近沈玦,炽热的气息一掠而过。他重新睡下来,匀长的呼吸声渐起,睡熟了。

沈玦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背影,眼底的热狂一寸寸浮现,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燃,霎时间气涌如山。手指慢慢凑近他冰凉的发丝,绕在指尖,一圈一圈,一匝一匝。不敢越过蜿蜒的黑发,只敢在发尾磋磨,沈玦保持着沉默,任由心火一点一点把舌尖煎焦。

是你要招惹我的,夏侯潋,不要怪我。

他深深地吸气,夏侯潋的气息飘飘摇摇钻进他的腔子,弥漫全身。

夏侯潋。

夏侯潋。

潋。

他默念这个名字,将最后的“潋”字掰开揉碎,舌尖抵住上颚,微微卷曲,然后轻轻一滑,音平平地吐出,唇齿缱绻,流连忘返。他一遍一遍念着,在唇瓣舌尖抵死摩挲,最后吞吃入腹。

————

“干爹,不知新上来的折子您瞧了没?六部那些老顽固都催着您移交虎符呢。”沈问行站在椅子后面,虚虚握着拳头捶着沈玦的肩背,一溜松快的小拳密密落在曳撒上的肩蟒上,捶的人身上很是得劲儿。

他们当太监的,伺候人是基本功,这套拳沈玦也学过,只不过现下没人敢让沈玦捶背。

沈问行弯着眉眼笑道:“这帮儒生,读书读懵了么!肉落到狗嘴了,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刚说完,他神色就变了,这不变相骂沈玦是狗么!忙跪在地上掌自己嘴,连声道,“儿子这张臭嘴,说的什么话儿!该打!该打!”

沈玦斜斜睨他一眼,没作声。他向来是一副不咸不淡的神色,叫人摸不清楚心思。沈问行心里喊着苦,只好拼命掌嘴。随堂太监托着奏折上来,搁在案上,轻轻道了声儿:“内阁票拟已拟好了,陛下年纪小,每回看几本就不愿看了,这批红可还要给皇上送去?”

“挑几本言辞晦涩,冗长难懂的送过去。左都御史徐开先仗着自己有点儿家学,论个芝麻大点儿的事儿都要引经据典,咱家看正合适。”沈玦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到鸟笼子前面,看了眼沈问行,道,“行了,别扇了,跟了咱家这么多年,还不知谨言慎行的道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见沈玦发火,底下的随堂、秉笔都缩了脑袋,沈问行苦着脸道:“干爹教训的是。”

“那帮老顽固,是怕咱家成为第二个仇士良。”沈玦哼了一声,“罢了,咱家没这么大个脑袋顶这顶帽子。当初三大营听咱家的号令,那是借了大行皇帝的光。虎符让他们知道咱家是天子近侍,传圣上口谕,危急时刻,自然从命。否则,咱家又没个正经名头,没名没分的,如何能号令三军?除非万岁现在下个诏书,封咱家个大将军当当,否则这虎符留在手里,就是个祸患。”

底下的秉笔太监呵腰道:“那依督主的意思,这虎符咱还得非交出去不可?”

沈玦“嗯”了声,道:“咱们要紧一宗儿是管好手里的批红。万岁贪玩儿,那就让他玩儿去。前日见他拆椅子下来折腾,你们去寻摸些名贵木料,送进宫来。民间有什么玩意儿,九连环、话本子,都可以搜罗。”沈玦眯起眼来,负手道,“只是莫让他读书,他不读书,不明理,才有咱们的位子。”

“督主英明!”众人都喜形于色,纷纷下去办了。

沈玦吩咐人去把司徒谨叫来,等待的当口翻了本折子瞧,蚂蚁一样大的字眼儿,看久了竟会动似的,慢慢爬出夏侯潋的轮廓来,朱笔握着手里半晌,硬是没批半个字。任是再精明的人物,遇了情爱也脱身不得。沈玦扔了笔,揉了揉太阳穴。

司徒谨来了,呵腰道了声“督主”。

沈玦意态惫懒地应了声,道:“夏侯潋过些日子会来东厂应卯,你把他安置在辰字颗。魏德留下的那批人还没清干净,如今的东厂,鱼龙混杂,还有不少递银子进来的废物。”沈玦嫌恶地皱了皱眉,“辰字颗的番子都是我的亲信,可以信赖,也只有他们知道夏侯潋的身份。让徐若愚好生照看他。危险的活儿别让他干,考课也放松些儿,暗地里交代下去,莫让人知晓。”

“是,卑职明白。”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6章 丹心似锦 下一章:第68章 落花逐水
热门: 七宗罪2:人体盆栽 蝴蝶公墓 欢愉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永世沉沦 傲世九重天 天骄战纪 入眠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