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命相逢

上一章:第46章 人如蓬 下一章:第48章 胶漆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滴答——滴答——

牢房的屋顶破了,檐瓦上的残水顺着缝隙流进来滴在地上,浸湿了一片地面。墙的高处开了一道窗,铁做的栏杆,每一根都有夏侯潋手腕那么粗,黯淡的光从那里照进来,让夏侯潋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四面都是石墙,角落里有一道矮门。墙很厚,除了天窗传进来一点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仿佛整座牢房只有他一个人。有的时候似乎隐隐能听见别的牢房里锁链拖在地上的哗啦声,很快又没有了,像是幻觉。

夜已经深了,黑暗笼罩了他的周身,只有天窗透进来一点点的光亮,他蜷在那道光亮下,看光里飞舞的尘埃,像无数个小虫,没头没脑地乱转。

他记不大清时间了,像过了五天,又像过了七天。他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很潦草,显然包扎的人只是不希望他流血过多而身亡。头侧很疼,他试着摸了一下,那里肿起了一个大包。其实不用看也知道,他现在一定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他想他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柳归藏一定在准备斩首大会,他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天南地北的武林正道赶到柳州需要时间。他练了四年的刀,钻研了四年的牵丝傀儡技,最终还是没能打败柳归藏,甚至沦为柳归藏的垫脚石,帮助他重新登上江湖首座的宝座。

笑话,真是个笑话。

外头突然响起爆竹声,有烟花惊雷一般炸响在天际。夏侯潋仰起头,看见那一方微微泛紫的夜幕中升起万紫千红的烟火。他差点忘记了,今天是端阳节。

他想起他娘。有一次端阳节夏侯霈带他登苏州大报恩寺的高塔,那座塔有九层,最上面的一层可以俯瞰整座苏州城。从上面望下去,青瓦白墙鳞次栉比,像一个个小小的棋盘,百姓和车马像蚂蚁一样走来走去。煌煌灯火连成一片,整座城星夜如焚。他高兴得大喊大叫,扒在阑干上说我要飞。夏侯霈把他拎起来,这个女人的力气大得可怕,单手提着五岁的夏侯潋悬在阑干外面丝毫不费劲。夏侯潋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哇哇大哭起来。夏侯霈忙把他拎回来,头疼地说:“你不是要飞吗?让你飞一飞,怎么还哭上了?”

夏侯霈就是那样,除了杀人放火,干什么事都不靠谱。夏侯潋活到现在,还没见过谁像她一样的娘亲。可就是这样的娘亲,让他坐在自己的肩头在重重人海里看戏台子上的大花旦唱戏,抱着他在乌篷船里听寒山寺的和尚撞钟,带他逛庙会一直逛到最后一个小贩收摊。

以前有人跟他说世上有很多门,每一扇门后面都有一个屋子,每个屋子都有一家人。他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看到别人都父母双全,有的甚至不止一个娘亲,只有他仅仅有个聊胜于无的娘。他为了这个和夏侯霈发了一大通脾气,跑遍整个伽蓝村一家一家问他爹是谁,住在哪。没人知道,或者没人敢说。他没有得到答案,后来不了了之。现在他才明白,其实这个屋子里有他,有他娘,它就是一个家了。

可是已经晚了,他的家已经没有了。

鼻腔里涌上强烈的酸意,眼泪漫出眼眶。他蒙着住眼,泪水从指缝里面流出来。他发过誓不再哭,他二十一岁了,本不应该再哭,可每次回忆起往事的时候,怎么忍也忍不住。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外面的炮仗声渐渐小了、没了,世界重归寂静。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他听见远方的鸡叫,天光从窗外洒进来,白晃晃的,被窗棂分成一格一格,铺在地上。

矮门上的锁正在被人开启,他听见钥匙戳进锁孔的声音。

他知道他快要被押上诛恶台了,柳归藏会当着天下的人的面斩下他的首级,他的鲜血将喷洒在台上,和许多浸在泥土下的血融在一起。他要死了,他的鬼魂将步入黄泉,他愣愣地想,他会不会再见到他娘?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人会相信有阴间这种东西了。原来所有关于轮回和地府的想望,都辐辏着与至亲挚爱死后重逢的殷殷心愿。

————

伽蓝西南行驿。

客堂里乌烟瘴气,乱哄哄地坐满了人。有去西南走私盐巴的货商,有被官府通缉的杀人犯,还有在中原做皮肉生意做不下去,改在西南招揽客人的娼女。苍蝇在上空中胡乱飞,时不时在布满油渍上的桌面上逡巡,把脏兮兮的几条腿探向盘里的牛肉,但很快又被赶走。大部分赶走它的手的虎口和手掌都长满茧子,那是常年拿刀的手。

“诸位!”客堂中间的大桌子上忽然跳上来一个圆脸男人,声嘶力竭地吼叫,“诸位,静一静!在下唐十七,请诸位听在下说几句话!”

没人理他,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

唐十七一跺脚:“谁他娘的听我说话,我给谁一两银子!”

驿站马上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眼巴巴地瞅着他。

唐十七手一挥,书情和驿站的杂役搬进来一个大箱子,开始挨桌发银子。唐十七看了心抽抽地疼,但也顾不得了。

罢了,反正是夏侯潋的银子,他心疼什么!

“诸位可知两日后的诛恶台斩首?”唐十七环顾四周,大声喊道。

“当然知道!”有人回应,“江湖上都传遍了,柳归藏那个老乌龟四处贴了告示,他抓到了迦楼罗的儿子无名鬼,两日后在柳州郊外诛恶台斩首!”

“既然各位知道,为何还能在此安心喝酒吃肉!”唐十七作出义愤填膺的模样。

“他要斩无名鬼,关我们什么事儿!伽蓝自己不去救他,还指望我们么?”有人嗤笑,“唉,伽蓝刺客真可怜,我听说伽蓝有规矩,必死者不救,被俘者不救,叛逆者不救。无名鬼只能乖乖等死咯!”

“诸位糊涂啊!”唐十七跺脚,痛心疾首,说得唾沫横飞,“试问诛恶台设立以来,斩杀了多少我黑道义士!上个月被斩首的掏心手杨老怪,乃是我黑道数一数二的侠客,出道以来,掏了一百二十八颗人心,令正道闻之变色!上上个月,左手刀刘二爷被斩首,他曾经单挑正派七十二人,右手被砍,练左手刀,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何等英雄!更不论高大郎、风里刀、孤山客!个个都是一等一的英雄汉,却都死在诛恶台上!”

众人听了沉默,唐十七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诸位难道不知柳归藏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把我们黑道好手一个一个杀干净了,统一正道号令江湖,就可以将我们赶尽杀绝!到时候,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坐在这里安心地喝酒吃肉,玩女人听小曲儿么!”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说话。有人嘟囔道:“可是无名鬼杀的人也不止……”话没有说完,立马被人捂住了嘴,悄悄地拖了下去。

唐十七捶着胸,悲愤道:“诸位,自从诛恶台设立,我们黑道真是连过街老鼠都不如!试问柳归藏那个老乌龟,对咱们做了多少坏事儿,难道大家都闭着眼睛装看不见吗!老李,你说,柳归藏都对你做了什么!”他手一指,一个宽脸膛的汉子被点了名,手忙脚乱地站起来。

“柳……柳归藏他……”汉子结结巴巴,苦哈哈地望着唐十七。

唐十七瞪他一眼,蹲在他边上低声警告:“王八羔子,你收了老子三两银子,你不放出个屁来,老子要你还三百两!”

汉子打了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柳归藏他强了我老娘!”

众人皆是一惊,唐十七也愣了,四下里议论声纷纷,有人问道:“敢问令堂芳龄几何?”

汉子抖着嘴唇,结巴了半天没答上来话。

却忽然听见一声怒吼,书情举起一个茶壶摔在地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他赤红着眼睛吼道:“柳归藏这个忘八端的,连老太太都不放过!”

唐十七反应过来,也喊了一声:“这个畜生!”

“是啊,那个混蛋前几天还抓了我弟弟,我弟弟才十六岁,只是抢了首饰铺子里的点翠钗子,就被惊刀山庄的人当场打死了!”有人哭道。

“还有我哥!”有人跟着道,“我爹被邻村的人打死了,我哥去报仇,被惊刀山庄的人给逮了。他们有人是从邻村出来的,把我哥抓进私牢里,现在还没有放出来。我们家贩私盐,的,都没法儿去官府讨公道,这可怎么办!”

众人纷纷被感染,跟着骂道:“忘八端柳归藏!畜生柳归藏!”骂声渐渐连成一片,潮水般此起彼伏,所有人都红了眼。

唐十七趁机会拔刀出鞘,高举过头顶,高喊道:“既然如此,何不趁两日后无名鬼斩首大会,诛杀柳归藏,救出无名鬼!扬我黑道雄风,振我黑道威名!”

“诛杀柳归藏,救出无名鬼!”

“扬我黑道雄风,振我黑道威名!”

伽蓝行驿里热血沸腾,走私贩、杀人犯、强盗、小偷、骗子,甚至连娼女都站起来,拔刀高举过头顶,雪片一样的刀身在阳光里反着光,整齐的口号声震耳欲聋。唐十七兴奋地望向书情,后者在人堆里眼睛晶亮,朝唐十七点了点头。

——————

两日后很快到了,夏侯潋被押上露车,柳归藏下了令,要他游街示众,然后押往郊外诛恶台。大街两旁密密麻麻围满了人,百姓携家带口,一家三代都出来看夏侯潋游街,人群山海一般填塞了大街,两边的店铺二楼窗子也都开着,里面探出层层叠叠的人头。露车发动,夏侯潋靠在车栏上,从乱发的缝隙中看车旁一张张陌生的脸颊,他们的眼神有的好奇,有的兴奋,也有的害怕,更多的是鄙夷、不屑还有憎恨。

夏侯潋环顾人群,不由自主地想,唐十七会不会在里面,书情会不会在里面。他知道他已经被伽蓝抛弃了,他落入敌手,伽蓝不会有人来救他。持厌去了瓦剌,秋师父远在朔北,段叔在西域。住持或许会得到消息,可他绝对不会派人来。书情和唐十七就算想来也会被拦住。

但他心里并不感到悲哀,伽蓝不是他的家,他的家早就没了,他不属于伽蓝,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他一个人去报仇,一个人死。

他的囚车穿过人山人海,径直前往柳州郊外,郊外已设好了看台和法场,各门弟子围在栅栏外,足有几百号人。这次斩首被视为武林盛事,柳归藏为了容纳更多人,特意将诛恶台挪到郊外。柳归藏站在高台上,他的身边坐了五个各门首座,一齐居高临下地望着夏侯潋。

夏侯潋被两个门徒推搡着登上斩首台,他抬起眼,阴冷地注视高台上的柳归藏。

柳归藏皱了皱眉,不屑地冷笑。

夏侯潋被按住肩头,门徒要他跪下,夏侯潋死死撑着,硬是不跪。膝弯被踹了一脚,夏侯潋终于没有撑住跪了下去,可他还拼命抬起头来,冷冷望着柳归藏。

“果然是个刺客啊,你看他的眼睛,多像一只桀骜不驯的孤狼,凶恶又嗜血。”东海的怒潮门门主赞叹道。

柳归藏蹙起眉头,道:“和他的母亲一样,令人厌恶。”

诛恶台沸腾如海,所有弟子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夏侯潋听见有人高声喊他“恶棍”,还有人喊等他被砍了头,要把他的头当球踢。

夏侯潋没什么表情,他很早就不怕死了。他们干人命买卖这行的,越怕死越容易死。他想他确实是个恶棍,满手鲜血,恶贯满盈,秋师父说“既造杀业,必遭杀报”,这是他应得的报应,他老早就明白,他不怕死。

他只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他这么没用?倘若他有沈玦的智谋,或者有持厌的刀术,柳归藏何能得意地站在那里!娘亲破碎的尸骸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他痛苦地咬紧牙关。

午时三刻到了,太阳高悬正空,热烈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刀悬在夏侯潋头顶,夏侯潋看着自己的影子,用力地握拳。

他要死了,他就要死了。他的仇再也报不了,他将孤独又屈辱地死去。夏侯潋的头一阵一阵地发疼,怒火在心里燃烧,舔舐着他滚烫的神经。如果给他一把刀,给他一把刀!夏侯潋恶狠狠地盯着高台上的柳归藏,他一定可以杀了那个混蛋!

忽然,斜刺里飞出一支利箭,带着尖锐的呼啸,携裹着风雷一般扎入执刀门徒的眉心,连惨叫都来不及叫出口,夏侯潋听见身后扑通的一声,门徒倒在了他的身后。他愣了一下,扭头望去,山坡上,唐十七背着横波,双手各执一把长刀,和书情一同领着一群人冲下来。

“老大!”

“师哥!”

他们一同嘶吼,像汹涌的浊流一般冲入正道人群,各门弟子迅速被冲乱,他们纷纷转身拔刀,更多弟子汇过来,斩断唐十七和夏侯潋之间的通路。

“柳庄主!”君子刀门主站起来。

柳归藏抬起手,摇了摇头,“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且看我惊刀山庄的儿郎如何处置他们吧!”

夏侯潋心里闪过狂喜,有一个门徒冲上来按着他,他一口咬在门徒的手上,将他拖倒在地,双腿锁住他的咽喉,使劲一扭,咔嚓一声,门徒的脖子无力地垂下。夏侯潋掉头朝唐十七和书情大吼:“十七!师弟!”

唐十七挥舞着双刀,像一只凶猛的悍兽,一头扎进人潮。书情紧随其后,二人一人开路,一人殿后,背靠背展开轮斩。唐十七的双手刀在血肉中不断隐现,带出滚烫的鲜血和碎掉的肉片,远远望去,他们像一个移动的涡流,所有靠近他们的正道弟子都被搅碎。

鲜血织成帘幕,唐十七的双手浸满了粘腻的血液,人潮一波又一波地朝他涌上来。他不顾一切地往前冲,长刀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他怂了一辈子,靠女人吃饭,不敢为六叔报仇,这是他第一次干这么大的事情。他要去救夏侯潋,那个为报母仇可以毁灭自己的傻瓜!

“老大!你这么牛!你不要在我这个废物前面死掉啊!”唐十七嘶声大吼,拔出背后的横波,奋力朝夏侯潋扔出去。

夏侯潋腾空一跃接住横波,枭鸟一般扑进黑压压的人群,和唐十七会合。

三人背抵背面对人群。夏侯潋嘴角勾起一个凶狠的弧度:“谢了,老弟!”

“记得给老子加钱!”唐十七大笑。

人潮接连涌上来,三人不断地连斩,断肢在空中飞扬,鲜血挥洒如雨。夏侯潋血脉贲张,胸膛剧烈的起伏,每一次呼吸都输送大量的空气。他听见血肉和骨骼撕裂的声音,正道弟子绝望的惨叫,还有狂风在耳边呼号。

燕斜接着是斩月,斩月之后是单刀轮斩,轮斩之后是一字横切。没有人可以抵挡夏侯潋的攻势,他很快带出一条血路,像一条鲜血淋漓的伤痕,横亘在人群之间。

各门门主在高台上好整以暇地观看,东海怒潮门门主捻着胡子叹道:“真是恐怖的刀术啊!即便是我,恐怕也无法抵挡如此凶狠的刀。”

君子刀门主低声道:“那是横波啊,它在迦楼罗的手中饮尽鲜血,早已会自己喝血了吧。”

柳归藏哼笑:“那又如何,一个人再强,也抵挡不住千军万马。”

夏侯潋三人仍在拼杀!

敌人越来越多,黑道的人却越来越少。之前说自己娘被柳归藏强了的老李惨叫了一声,被淹没在人群之中,身体很快被无数双脚踩过去,脑浆迸裂。唐十七看着他被踩扁的脑袋,咬着牙继续杀,可是力气越用越少,他很快几乎赶不上夏侯潋的步伐。书情也气喘吁吁,被唐十七扯着才没有落在后面。

“老大!我们没人了!”

夏侯潋死死握着横波,三人和剩余的黑道兄弟被正道弟子重重包围住,竟已无路可走。

“老大,我他娘的真没想到,我竟然跟你死在一块儿!”唐十七丢了左手刀,改成双手握刀,疲惫地微笑,他的脸上沾满了血,几乎看不出原来讨喜的圆脸,“我他娘的还想死在一个美女床上来着!”

“十七!”夏侯潋大吼,“别放弃啊!你来救我,我一定把你送出去!还有你,书情,给我站起来!”

书情拖着刀,“师哥!你要是能出去,记得帮我照顾柳梢儿!还有师父,都托付给你了!”

“滚你丫的,你的人,你自己照顾!”夏侯潋大吼着,像一匹绝地的狼,挥舞着横波再一次将冲上来的人潮斩断。

他浑身浴血,眼神赤红,凶恶如鬼。弟子们将刀尖对准夏侯潋,竟然不敢上前。

柳归藏在高台上大吼:“给我冲!杀了他!”

弟子们面面相觑,鼓起勇气,再一次举刀。

但就在此时,远处传来隆隆的马蹄,像沉雄的军鼓被全力擂响。五个门主都站了起来,怔怔地望着远处。

那是一队长长的人马,每个人都一袭黑衣,素白面具,手握长刀,像一道黑色的潮水,从密林掩映中奔驰而出。他们的马蒙着眼睛,铁蹄踏地溅起扑扑的灰尘。他们不同于唐十七率领的乌合之众,训练有素,队伍严整,如同一支黑色的利箭笔直地切入战场,所过之处长刀染血,人没入马蹄,被踏碎成泥。

“伽蓝刺客……好多,好多伽蓝刺客!”天一刀门主喃喃道。

“他们有三百人。”君子刀门主惊恐地说道。

“不!有五百人!”天一刀门主道。

有人说,一个伽蓝刺客就是一支军队。那么五百个伽蓝刺客,无异于千军万马!

他们看见,正道弟子被伽蓝刺客迅速冲垮,像一盘混乱的泥沙,无数人被刀挑断了脖子,鲜血喷洒如泉。五百个伽蓝刺客,好似凭空冒出的修罗恶鬼,在杀场中收割生命。

为首的那一人披风带尘,策马如入无人之境,径直奔至夏侯潋身前。

他朝夏侯潋伸出苍白的右手,那只手骨节分明,指甲清圆,指缝里干干净净。

“夏侯潋,你不是要报仇吗,我送你去!”

他骑在马上逆着光,夏侯潋只能看见他瘦削又高挑的黑影,心里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那是一种没来由的信任,仿佛他们上辈子就已经认识,此时此刻是他们的跨越时空的久别重逢。夏侯潋把手放入他的掌心,他的手有些冰凉,却有一种莫名的温暖。

夏侯潋被他拉上马,左手抱住他的腰。

“坐好了,”他低声说,“我们去……复仇!”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6章 人如蓬 下一章:第48章 胶漆合
热门: 阁楼里的女孩 朱雀记 死亡螺旋 星河大帝 万古第一帝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终极斗罗前传) 绝世神通 至尊修罗(修罗神祖) 七宗罪12:天台埋骨 长宁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