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复来归

上一章:第37章 魂无往 下一章:第39章 计深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紫禁城像冻在冰里,冷风刀子似的直往人领口里戳。

李氏坐在菱花镜前面,端详自己的容颜。女人生了孩子,老得似乎更快了,这才几年的光景,眼角似都有皱纹了,像绫罗丝绸上抹不平的褶皱,见了让人心烦。

贴身宫婢朱夏小步跑过来,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声:“沈厂臣来了。”

眼角一瞥,余光里沉沉的门扇打开,漏出一线天光,一个高挑的男人披着满身风雪走进来,身后跟进来一列托着木盘的小太监。

那是紫禁城里除了魏德最炙手可热的男人,三年前领东厂提督之职,行走宫廷前呼后拥,山海似的阵仗。他也是一个极漂亮的男人,细瓷似的脸颊,墨笔勾画似的眉目,眼角眉梢总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却到不了眼底。

“去,把二殿下带过来。”李氏吩咐道。

“娘娘,”沈玦走过来,熟稔地将李氏的手架在小臂上,引着她往落地罩前走,“这是新上贡的毛皮,皇后娘娘那已经挑过了,您挑个可心的,臣便吩咐下去让人做个围脖。天寒地冻,娘娘的身子骨可要当心。”

他说话永远是春风一般和煦,听着让人打心底里暖和。

李氏略略扫了一眼,玄狐毛、银鼠毛,和去年的没什么两样,最好的银针海龙皮定是被皇后挑走了,她能选个什么呢?随便指了一个,道:“这点儿小事还要劳烦厂臣专门跑一趟,底下人干什么去了?”她坐在宝座上,仰头看着沈玦,朱红的组璎上是白皙的下颔,像一块无瑕的白玉。

唉,真是要命。分明是个男人,生这么好看做什么呢?

“娘娘说笑了,为娘娘跑腿是臣下的福分,旁人求还求不来,臣又岂会嫌累?”他挑眼打量了一下方才李氏选的皮毛,微微地笑道,“娘娘挑的是银鼠毛,颜色未免太轻浮了些。臣瞧着,倒是这乌云貂瞧着沉稳大气,与娘娘的身份合衬。”

他说的话从来都是极有道理的。这几年来,他有意无意地从旁提点她的穿着打扮,言语举止,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被安上了个温婉守礼,端方贞淑的名头,听说连那些最为挑剔苛刻的士大夫都对她赞不绝口。

按她一贯的作风,这乌云貂的确是最合适的。可今日她偏偏生出几分疑虑来,哀怨地望了沈玦一眼,心想这厮该不会觉得她人老色衰,配不上这亮色的毛皮了吧?

李氏点了头,沈玦吩咐下去,一行小太监端着托盘撤出门。

等门严丝合缝地关上,她才敢松懈,整个人烂泥似的瘫在宝座上。沈玦没看到似的,眉头也不曾动一下。

旁人都不知道,她是一只纸糊的老虎,什么“贤妃”、“淑静”的名号都是沈玦打造出来的,她的温良恭顺其实是胆小怕事,和蔼可亲其实是只会傻笑。

“厂臣,我可算把您给盼来了。唉,您事忙,我怕魏德那个老贼瞧见,不敢派人过去找您,只好憋着,等您得空过来。”

“娘娘不必忧心,若有烦心事只管说便是。”

“您可知前儿皇上来了我这?”

沈玦弯着眉眼笑,道:“这可是好事儿,娘娘不以为喜,反倒忧心,这是何道理?”

“好什么呀!”李氏把帕子丢在桌上,懊恼道,“皇上前脚刚走,皇后后脚就找我喝茶,阴阴阳阳说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我陪笑陪得脸都快僵了。也不知道皇上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在我这睡,皇后还以为我使了什么手段,重拾了圣宠,这会子指不定在哪骂我呢。”

沈玦压着嘴角低头笑了笑,“皇上来便来了,娘娘安心伺候便是,陪王伴驾本就是娘娘的分内之职,便是她皇后娘娘也无可指摘。娘娘要记住,韬光养晦是养精蓄锐,暂避锋芒,而不是处处忍让,倒让别人觉得咱们软弱可欺。娘娘只管持重守礼,让皇后无处寻衅。皇上来了是好事,这样皇后便知道皇上还是把您放在心里的,她轻易动您不得。”

“这样么?”李氏松了一口气,颓然道,“贵妃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我怕皇后又记恨上我,这几日提心吊胆的,什么也不敢吃,什么也不敢喝,连屋里头放的熏香都要让朱夏检查好几遍。”

“娘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沈玦失笑,“左右有臣在,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进不了承乾宫。这些事还要娘娘操心,臣岂不该自领杖责谢罪才是。”

“那便仰仗厂臣了。”李氏喜笑颜开,心里多日的阴霾散开,顿时松泛许多。

话音刚落,朱夏领着二殿下走了进来。

那是个粉雕玉琢的孩子,三岁的年纪,走路还跌跌撞撞的。冬日天冷,他整个人都包成了个雪球,走进来打眼一望,瞧见李氏和沈玦二人,倒是不先喊母妃,高高兴兴叫了声“沈厂臣”,炮仗似的冲进沈玦怀里。

李氏骂二殿下不懂规矩,伸手去拉他,他赖在沈玦怀里不肯动,李氏只好作罢,对沈玦说道:“厂臣您瞧这孩子,虽生来像我,是个脑子不开窍的,可也还知道谁真心待他好。他待厂臣如此亲厚,厂臣如他就如同亚父一般。我们母子俩孤苦伶仃,这深宫里,唯一能依赖的只有厂臣您了,还望厂臣多多费心。”

昏暗的灯影映着沈玦低垂的眉眼,李氏看见一丝浅笑浮上他的嘴角,只是那笑太浅,是个凉薄的弧度。沈玦小心翼翼笼着二殿下,温软的小手握在手里,像握着一团棉花,“殿下龙章凤姿,前途自然无可限量,臣只是个卑微的奴婢,何敢自居殿下亚父,娘娘此话可莫要再提了。”

李氏喏喏说了声是,沈玦接过小太监手里的披风披在身上,合上鎏金压扣,向李氏虚虚做了个揖,踅身迈进漫天风雪。李氏遥遥望着他步出宫门,低低叹了口气。

“娘娘,您说他到底什么意思啊?”朱夏嘟着嘴问道,“咱们二殿下还配不上他吗?真是的。”

“男人心,海底针啊!”李氏幽幽道,“特别是长得漂亮的男人。”

朱夏咂舌道:“确实呢,沈厂臣这姿色真是没话说。”

“死丫头,你该不会看上他了吧!”李氏斜眼看她。

朱夏两颊飞红,忙道:“娘娘您胡说什么呢!您不要脸,奴婢还要!”

李氏嘻嘻哈哈地挠她胳肢窝,“把你配给他,咱们结成亲家,就不怕他不帮咱们了!”

—————————————————————————————————————————

风雪茫茫,沈玦抱着手炉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他如今片刻都不得停,像一个团团转的陀螺,应付完李氏要应付魏德,应付完魏德还要应付皇帝。底下还有一起子各怀鬼胎的大小官僚排着队要和他说话,还不能统统拒绝。

沈玦枯着眉头撩开帘子,看外头的鹅毛飞雪。雪厚厚实实地铺了一地,远远近近的山都白了头。沈玦靠着车围子,想起以前还在谢府的时候,他和夏侯潋被罚跪,夏侯潋背着他回秋梧院,那天也是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

应大理寺卿的邀请去他家吃便饭,饭桌上脑满肠肥的男人唾沫横飞,说了半天家国大义,天下大同,又吹嘘沈玦是肱骨之臣,国之栋梁。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沈玦木着脸,左耳进右耳出。

饭局终于结束,沈玦拒绝了他晚饭和下次见面的邀约,招呼一旁侍立的沈问行往外走。大理寺卿虾着腰跟在后头,抢过沈问行手里的伞为沈玦撑着,沈玦不着痕迹地往旁边让了几步,一半的肩膀露在外头,落了半身的雪。

走到天井底下,沈玦正要客套几句让他不必再送。一个蓬头散发的姑娘忽然撞开通往偏院的角门进来,直扑大门。众人都唬了一跳,几个仆役站在门口正要拦她,那姑娘瞥见天井下面的沈玦,刹住脚,转而扑到沈玦脚边。

“公公救我!公公救我!”

“这是什么人,快拉下去!没的搅了厂公的雅兴!”大理寺卿见此变故面沉如水,朝左右喝道。

几个仆役就要上来抓人,姑娘连忙抱紧沈玦的脚,哭道:“小女朱明月,是五军营校尉司徒谨的未婚妻!晌午被大理寺卿的大公子掳掠至此!小女的未婚夫婿就在京郊大营,求厂公救命,求厂公救命!”

沈问行吓得六神无主。沈玦素有洁癖,从来不让旁人近身。他们这些随侍的小太监一天都要洗三遍澡,就是出了点儿汗都不敢往沈玦旁边凑。这姑娘一上来就抱了沈玦的脚,沈玦不劈了她才怪。

大公子从后头赶了过来,见明月抱着沈玦,顿时三魂失了七魄,忙道:“厂公莫听此女胡言乱语,她是我家下人的女儿,一个疯婆子,今日没有看管住,平白惊扰了厂公,我这就把她带下去。还不来人,把这个疯婆子拖走!”

明月慌了,摇头道:“他胡说!他胡说!他欺负我爹病故,未婚夫婿又住在兵营,掳我进府!厂公,您是大好人,求您救我!求您了!”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好不容易从柴房跑出来,府邸守卫重重,眼看离大门只有咫尺,只要沈玦肯帮她一把,她就可以逃出生天。

满怀希望地仰起头,却只见那个阴沉的男人目光寒凉,冷冷地开口:“你弄脏了咱家的靴子。”

仿佛兜头浇了一盆愣水,一直从头冷到脚,明月愣愣地松开手。沈玦深深蹙着眉头,提步登上门口的马车,大公子喜形于色,冲仆役使了眼色,两个仆役抓住明月的脚,把她往后院拖。

明月大哭着挣扎,双手抓着地面,指甲尽断,却只在雪地里抓出十行蜿蜒如蛇的黑红血痕。

——————————————————————————————

司徒谨走在街上,今日是明月的生辰,他早在上月就备文上奏请假空出今日,他攒了三个月的俸禄,在琉璃厂买了一只宫里头流出来的垒丝鎏金簪子当作聘礼。媒人也已经准备停当,他打算在今日提亲。

三年前二殿下出生,皇上大赦天下,他遇赦还朝,官复原职。但那一年对明月来说却是个噩梦。那一年,朱大夫病故,明月举目无亲,独个儿在京城生活,靠出城采草药卖给相熟的医馆,再做一点儿粗糙的女工过日子。

她长得好看,是那一片出了名的草药西施,经常有流氓痞子半夜敲门。明月心惊胆战,每到晚上就要用桌椅瓢盆堵住大门,屋门也不敢马虎,用箱笼堵得严严实实。媒婆经常来上门说亲,劝她嫁人。她总是以守孝为由推辞,大家都知道,她在等一个不知猴年马月才会回来的男人。

司徒谨还记得他回来的那天,明月背着药筐扶着门槛远远地看他。他走过去,她没有忍住,哭得满脸泪水。她瘦了很多,一张原本就巴掌大的小脸,瘦得下巴都尖尖的,好像可以戳人。

“司徒大人,我爹没了。”明月哭着看着他,“我没爹了,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

司徒谨嘴笨,踌躇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安慰道:“没有关系,我也是一个人,我们加在一起,就是两个人了。”

她用手背擦着眼泪,哭着哭着,扑哧一声笑了。

其实他还很想说,如果她愿意的话,以后会是三个人、四个人,或者五个人。

今年年初,明月终于出了孝期。司徒谨准备了很久,他没有亲人,只能自己操办亲事,请媒人,算八字,算日子,样样都得自己来。最重要的是聘礼,明月是他遇到的最好的姑娘,他一定要给她他能给的最好的。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地上的雪泛着泠泠的光,胡同口开了一树梨花,洁白的花瓣飞落,辗转飞出几丈远,落在雪上,分不清是花儿还是雪。司徒谨很高兴,平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破天荒地洋溢着几分喜气,好几个经过他的人忍不住回头看了又看。

拐过胡同口,就看见媒婆在门口打转,一副气急心焦的模样。

“哎哟,司徒大人,您可算来了!”媒婆抬眼瞧见司徒谨,忙迎上来苦着脸道,“明月姑娘被大理寺卿府的大公子掳走了,您快想想办法!”

仿佛一个焦雷打在头顶,顿时头皮一怍,满眼犹有簌簌金花纷纷下落。司徒谨扶着墙稳了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今儿晌午,现在过了快一个时辰了!”

司徒谨没再说什么,抿着唇回到家,在神台上拿了一把刀。

那是他在朔北当铁匠学徒换来的刀,朔北刀特有的修长刀身,微微弯曲,像一弧新月。媒婆紧紧跟在他身后,看他拔出刀,大惊失色:“你这是要做什么?和他拼命吗!?不行的!他们人多势众,你还会被官府抓起来!”

“没有别的办法,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他没敢说,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他沉着脸,提着刀,煞气满身,往大理寺卿的官宅走。媒婆唉声叹气,急得跺脚,望着司徒谨杀伐的背影,到底没跟上去。

————————————————————————————————

沈问行扶沈玦进了马车,挥着拂尘赶回来,尖着嗓子喊道:“慢着慢着!”

大理寺卿连忙上前,道:“不知厂公还有何吩咐?”

“督主说,这个女人弄脏了他的靴子,甚是可恶,须带回东厂,不把靴子洗干净不许出来。”

“这……”大公子陪笑,“不如小人送厂公一双,行云阁的货,穿着最是舒服!”

沈问行斜睨他一眼,鼻子里出气,冷笑道:“督主还缺你一双鞋?怎么,这个女人得罪了督主,你们还想私藏不成?”

“不敢不敢!”大理寺卿瞪了大公子一眼,指着仆役骂道,“还不赶紧把她松开!”

仆役面面相觑,惶惶然松了手,明月蹬开他们,连滚带爬地跑到沈问行身后。明月一双葱白的手都是血污,一双杏目含着泪,将滴未滴的。

果然是好颜色,怪不得干爹要救她。

沈玦得势这些年,下边人献上的莺莺燕燕不少,还有的另辟蹊径,送小倌兔儿爷的也不是没有。但沈玦一个也没有看上眼的,统统拒了回去。后来大家想明白了,到底是个裤裆里缺了一块的太监,摆这些东西到人跟前,不是戳人心窝子吗?于是才偃旗息鼓。

沈问行原以为沈玦不好这口,今儿看来只是没遇对人罢了。冲她安抚地一笑,将她领到马车边上,明月抹着脸说了声:“谢厂公相救。”

马车里没有动静,只扔出一件披风。

沈问行捡起披风,心里嘟囔督主这人儿别扭到家了,救个丫头还跟旁人逼他似的。他把披风递给明月,道:“马车里没有女人家的衣服,委屈姑娘先用披风应付着。”

明月含着眼泪,道:“谢谢厂公,谢谢公公,厂公真是大好人!”

沈问行笑道:“姑娘记在心里就好,待回到府里好好伺候督主便是。”

明月一下呆了,“什……什么意思?”

“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家督主救人岂有白救的?”

话音刚落,车窗里扔出一只鞋子,正中沈问行的脑门。沈问行心惊胆战地抬起头,对上沈玦阴沉的双眼。

“你的名字里多了一张嘴,我该摘了才是。”

“干爹饶命!”沈问行捂住嘴。

明月和沈问行跟在马车边上走,安定门大街上车马人流来来往往,明月裹紧披风,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鬓发散乱,衣服还脏兮兮的,实在没脸见人。走到海子桥,迎面走来一个煞气腾腾的男人,明月的心狠狠一跳,叫道:“司徒大人!”

司徒谨一愣,抬眼看去,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儿裹着披风,朝他跑过来。她身后停着一架不甚起眼的素幄车,下首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儿面滑头光,天生一副笑样儿。

“车里面的是东厂提督,是他救的我。”明月小声说。

司徒谨上前作揖,“多谢厂公相救,卑职司徒谨,若厂公有用得着的地方,只管吩咐,卑职定当万死莫辞。”

视线里门帘被挑开,司徒谨听见一个凉薄的声音。

“司徒谨,宣和十八年中武状元,听闻你左右开弓,百步穿杨,例无虚发,受了皇上的金雕弓,供职于羽林卫右卫。可惜三年后,因为七叶伽蓝刺杀先贵妃,你擅离职守,渎职被贬,去了京郊的五军营。可你又因为射伤大殿下的坐骑,害殿下坠马跛脚,被判杖责一百,流放三千里。但说你运气不好,你运气又着实不错,流放三年,遇赦还朝,官复原职。不过,算起来,你出仕六年,竟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校尉。”

司徒谨低着头,沉默无言。

“抬起头来。”

司徒谨仰起头,素车白马上,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数年前他还是个介乎少年和青年间的小太监,现如今他端坐于马车之上,已是个芝兰玉树的青年人了。

“咱家欠你一命。”沈玦道,“东厂百户尚缺一人,你若有意,明儿便来东厂应卯吧。”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7章 魂无往 下一章:第39章 计深远
热门: 星战士 白龙之凛冬领主 战神年代 雨夜杀人游戏 苍穹榜:圣灵纪1 我的钢铁战衣 御天神帝 圣女的救济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