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宫庭寂

上一章:第19章 握生杀 下一章:第21章 烛影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暮鼓响了六遭,远山溶进了黄昏,皇宫上面乌云黑沉沉地压着,天光偶尔从乌云堆的缝隙里落下来。太监们用长杆把灯笼挑上檐下的铁钩子,宫里头的灯笼次第亮起来,飘飘摇摇地散着柔和的光晕。皇宫各处都挂上了灯笼,连成煌煌的一片,独独乾西四所沉在阴暗里,光秃秃的檐下只有铁马伶伶仃仃地摇着。这是紫禁城最荒凉的角落。

“皇上……皇上……臣妾好想你啊,你为什么都不来看看臣妾?”红衣女人骑在墙头,招着帕子,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像空洞的古井。

“哎哟,高妃娘娘,您怎么又上去了?这要是让总管瞧见了,我和小玦子又要挨罚了!”四喜急得团团转,把裙裾扎进腰带,小心翼翼地踩着梯子攀到高妃的身边。他身子有些发福,攀在梯子上远远看去像串在细杆子上的肉丸子。

高妃是年初进的乾西四所,据说是因为在马贵妃常去散步的花园小径上撒了红豆,意图使贵妃摔跤流产,事情败露,被关进宗人府受了好一阵酷刑不说,人也疯疯癫癫了。原本乾西四所就住了三个疯娘娘,这又进来一个,四喜被折腾得焦头烂额,原就有些秃的头顶又少了几根头发。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十四岁模样的青衣小太监走进来,把食盒撂在桌上。

“下来,吃饭!”

高妃听了,忙不迭地催促四喜下去,自己也提着裙子趴下梯子,低眉顺眼地坐在桌前等着小太监给她盛饭。

四喜松了一口气,道:“沈玦,还是你行。”

沈玦把碗筷摆在桌上,低垂的眉眼恬静得像一幅画,眉眼皆是画中黛色山水。他如今十四岁了,个子像抽条的柳枝一样蹭蹭猛长,只是常年吃不到好的,脸上没有血色,平添了几分孱弱的病气。

四喜目光下移,瞥见他修长的五指,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一根倒刺都没有。四喜心中动了动,右手抚上沈玦的手背,低声道:“小玦子,我那日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如何了?”

沈玦嘲讽地笑起来,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道:“我只听说过太监宫女当对食,还没有听说两个太监也能成事。”

“哎,这你就不懂了。”四喜眯了眯绿豆大的眼睛,漆黑的眼缝里流出淫邪的光,“咱们太监净了身,和女子有何分别?太监和宫女对食,不免借助些玩意儿才能成事,太监和太监,自然也是一样……”

沈玦的模样生得好,他早就有了这心思。亏得沈玦人在冷宫,这儿荒无人烟,成日里只有乌鸦飞来飞去,若沈玦在贵人面前当差,只怕这肥肉早就没有他四喜的份儿了。

然而这沈玦油盐不进,任他如何勾搭都八风不动,若非他上回透露出想要用强的心思,沈玦起了忌惮,才稍稍松软了些,否则他连沈玦的身都近不了。

沈玦目露嫌恶,冷笑道:“怎么,你非我不可吗?”

“那是自然,”四喜习惯了沈玦冷嘲热讽的模样,不当回事儿,陪笑道,“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你瞧,我什么时候冷过你?不都把我这热脸往冷屁股上贴?你放心,你跟了我,改日我干爹把我从这劳什子冷宫弄到御马监,我把你也带上,咱们就不必日日苦守冷苑了。”

四喜前日花了几两银子,攀上了御马监的总管太监,当了人家的干儿子,出冷宫的影儿还没有见着,就已经确信自己可以平步青云了。这几日牛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尾巴都翘到天上。

沈玦拌了几下饭,漫不经心地道:“成。”

四喜闻言大喜,沈玦嘴角泛起一抹没有笑意的笑,“今晚子时,我会去你屋里找你。”

“好好好,我等着,我等着。”四喜喜不自禁,双手伸过来想捧沈玦的手。

沈玦抽身退开,正好避开四喜的魔爪,手一挥,把筷子丢在桌上道:“我没有胃口,你们自己吃吧。”

四喜想去追,高妃忽然拉住四喜大叫起来:“饿死本宫了!饿死本宫了!本宫没有吃饱!”

四喜气急败坏道:“吃吃吃,撑不死你!”

沈玦关上门,屋里冷清清的,直棂窗忘记阖上了,案头落了许多花瓣,细细碎碎地缀在摊开的书页上。他关了窗子,朝脸盆走去,把方才被摸了的右手浸在水中擦了又擦,擦得皮肉红彤彤的一片才罢休。想起四喜的嘴脸,恶心得难受,沈玦抬手掀翻水盆,又踢翻一张凳子,气才略略消了些。

在外头忙了一天,浑身上下粘腻得难受。沈玦打了水,拎回屋洗澡。微烫的水浇在身上,驱赶了身上的疲乏,沈玦洗了一把脸,水珠从眼睫上滑落,像花瓣上的水滴。

正擦着身子,窗外传来哐当一声,沈玦猛地转过头,披上衣服推开窗子,只见地上散了一地的花盆碎片。

四喜捧着扑腾扑腾的心回到自己屋里头,他方才起了歪心思,偷摸蹲在沈玦的窗户底下,蘸着口水戳出一个洞,偷看沈玦洗澡,没成想瞧见了他的大秘密。这秘密足以置沈玦于死地,他的脸上染上疯狂的神色,这下沈玦就是想反抗他也不成了。

喝了几口茶,四喜冷静下来,坐在桌前一门心思盼起天黑来。冷不丁的,沈玦开了他的门,脸色阴沉地站在外面。

四喜对他的来意心知肚明,仍是假惺惺地笑道:“这还没到子时呢,没想到你这么猴急。”

沈玦缓步踱进来,屋里头泛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嫌恶地捂住鼻子,打量屋里四处的物件。沈玦只穿了一件亵衣,外面披着薄薄的袄子,刚洗完澡,湿着头发,水珠沿着发梢蜿蜒地流入衣领,沾湿了一片,苍白的肌肤像沾了水的玉一般通透。

四喜失了魂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沈玦那一截皓白的脖颈,口水几乎淌下来。

太监是很奇怪的生物,明明斩断了那截根物,心里的欲却丝毫不减,反倒比从前更加放肆,女的玩男的也玩,不男不女的更是来者不拒。

宫里头不乏太监虐杀对食的风言风语,据说尸体泥烂一片,惨不忍睹。然而皇宫向来不是讲公道的地方,上头的人罚下来最多不过几板子了事,此风遂愈演愈烈,若非乾西四所里住的都是疯子,只怕这些狗胆包天的还能把手伸到宫妃身上。

沈玦冷冷地看着他,道:“你都瞧见了?”

四喜眼里射出阴险的光,反问道:“瞧见什么?”

“别跟我玩花招,想要什么,说。”沈玦漫不经心地乱翻四喜桌上的匣子,倒腾出串串珠宝,不知道是他从哪个宫院里顺来的。

“你知道我要什么?”四喜涎着脸凑到沈玦跟前,偷偷摸摸地抚他的发丝,“我想要的可不就是一个你么?日思夜想,辗转反侧,夜夜难眠呐。”他的发丝冰冰的,在掌心轻挠,像挠在四喜的心尖上。他心里早想了一百个疼爱沈玦的法子,迫不及待地要看沈玦求饶的模样。

“可如果我不想呢?”沈玦眼神慢慢暗下来。

“你别无选择,”四喜在沈玦耳边道,“我知道你的秘密了,你要是想有个好人样儿在宫里头待下去,就得乖乖听我的。否则,我把这事儿喧嚷出去,你这脖子上的小脑袋可就不保咯。”

“是么?”沈玦没有温度地笑开了,不动声色地拿出抽屉里的剪刀,拥住四喜,将剪刀尖对准四喜的后背。

“当然,我会好好疼你的。”四喜以为沈玦屈服了,喜不自禁的回抱住沈玦,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皂角的香味,蓦地,他背心剧烈一痛,脸孔痉挛,不可置信地看向沈玦。沈玦冷冷地瞧着他,那眼神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具死尸。

四喜双手探向后背,摸到满手湿漉漉的粘腻,血越流越多,他杀猪一样痛叫出声。沈玦从椅背上勾起一件衣裳,塞入四喜的嘴,四喜死死攥着沈玦的手,目眦欲裂。那双手渐渐失力,虚虚攀附在沈玦的手上,最后颓然落到地上,只一双铜铃似的眼睛还睁着,仿佛要把沈玦的面容刻入脑海,以便午夜回魂之时再来索命。

人彻底没气了,沈玦脱下自己的袄子包在四喜的伤处,不让血继续往外涌。接着,他把四喜驼起来,扔到外头的枯井里。没有人知道乾西四所的枯井通往宫外的荒林,这是沈玦干上份差事——打扫藏书楼的时候,在一张布满尘埃的前朝宫室地图上发现的。

沈玦回到屋里穿好衣服,他身子弱,禁不得风,再拿了一捆绳子放下井,攀着绳子爬了下去,将四喜的尸体放在井道的深处。四喜重得很,沈玦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四喜拉到合适的地方。出宫太远了,沈玦必须先回去处理屋子里的血。

爬回井口,天已经黑了,一打眼,却瞧见井边上躺了一个黑衣少年。少年戴着半面面具,手上握着一把长刀,肩膀上洇湿一片,似是血迹。

刺客么?沈玦想。

他刚刚才杀了一个人,这个刺客来得真不是时候,决不能让他在这里被金吾卫发现。

沈玦回屋取了剪刀,双手握着,朝少年狠狠扎下。正当剪刀接近皮肉的刹那间,少年猛地睁眼,眸中杀机一闪而逝。他迅速翻身坐起,右手握住沈玦的手腕。少年的力气极大,沈玦只觉自己仿佛被铁钳钳住,紧接着,少年左手抽出腰间匕首,欺身向前,匕首横在沈玦颈侧,将沈玦压在地上。

昏暗间,两人四目相对,少年愣了一下,道:“少爷?”

沈玦也愣了,抬手揭开眼前人的面具,果然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他长开了许多,脸上的线条透出刚毅的味道,面颊上沾了几滴不知道哪来的鲜血,为他的面容平添几分杀伐之气。

夏侯潋扶着井爬起来,道:“你就当没看见我,我走了,有缘再会。”

说着,就朝宫墙的方向走了三步,然后“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沈玦:“……”

夏侯潋伤得很重,肩膀上的伤口几可见骨,必须马上处理。沈玦把夏侯潋搬到四喜的屋子里,扒光了他的血衣,扔进炭盆里烧了个干净。幸好沈玦屋子里有些草药,他捧来草药,挑了些止血的敷在夏侯潋的伤口上。

夏侯潋昏迷着,满头是汗,眉头紧紧皱着,很不安稳。沈玦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发了烧,沈玦打来凉水,用自己的洗脸布沾湿,敷在他的额头上。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有人高喊:“搜刺客,所有人出来!”

沈玦心下一惊,把窗棂开出一条缝,只见外头来了一列金吾卫,个个凶神恶煞,环锁铠和雁翎刀流淌着冷冽的光芒。

若让他们发现夏侯潋,夏侯潋和他都难逃一死。方才看见夏侯潋的伤太过心急,只顾着帮他包扎,他应当把夏侯潋先安置在井里的。

来不及懊悔,沈玦的脑子快速的运转,思考怎么蒙混过关。眼角瞥见四喜桌上的脂粉,沈玦取出一块胭脂,往夏侯潋头脸上点满红点,将被子捂好他的身子,再仔细检查确定自己身上没有沾上血迹,便出了门。

“皇上呢?皇上怎么没来!你们是不是皇上派来接我回去的?太好了,本宫要回去了,本宫是贵妃,是贵妃!”高妃兴奋地大叫,两个金吾卫把她绑在柱子上,其他三个妃子没有高妃那么疯,都惊恐地缩在门廊底下,露出一双眼睛打量这群冷峻的男人。

“贵妃晚宴遇刺,刺客往这边逃了,我等奉命前来追查,公公快令乾西四所所有人来此查验。”一个卫士说道。

接连有小太监一面系着扣子一面小碎步跑过来,低眉垂首站在门廊底下。

卫士转了一圈,往每个人的右肩上拍了拍,没发现什么不对,转头问沈玦道:“人都在这了?”

有金吾卫来报:“大人,还有一个人躺在屋里头。”

“那是四喜公公,他病了,起不来身。”沈玦从容应道。

“病了也要查。”卫士招呼一个下属,道,“进去看看。”

沈玦道:“四喜公公身上都是红点儿,奴婢恐怕是天花,大人还是莫要进去的好。”

众人闻言,都害怕地退后几步。

卫士面沉如水,道:“上头有令,每个人都要查验,若是刺客恰好躲在这里头,我等如何交代?谁曾得过天花的,跟我进去搜一搜。”

有两个站了出来,道:“卑职幼时害过天花。”

沈玦暗道不好,道:“大人何必冒此凶险,天花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奴婢刚从里头出来,奴婢以人头担保里头绝对没有刺客。况且四喜公公乃是御马监刘总管的干儿子,几位大人做事还需当心着些。”

如今魏德当权,宫里头太监地位甚高,他们虽然是有品级的金吾卫,遇见太监总管仍得退让三分。譬如沈玦,虽然在冷宫当差,好歹是个小管事,金吾卫对他亦不敢颐指气使。几个人面面相觑,那领头的强硬道:“职责所在,公公莫怪。来人,跟我进去。”

有个金吾卫劝道:“公公有所不知,刺客神出鬼没,尤擅隐匿,有时候他就站在你身后你还不知道呢。我等搜查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着想。”说着,三人便上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沈玦闭了闭眼,跟着进了门。

夏侯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见几人过来,挣扎地坐起身道:“奴婢给几位大人请安。”几个人看见他脸上的红点,都不着痕迹地退了几步。

两个金吾卫在屋里搜了一圈,朝领头的卫士摇摇头。卫士看着床上的夏侯潋,眸子动了动,道:“那刺客肩膀上中了卑职一刀,不知这位公公可否把被子放下来,让卑职瞧瞧你的肩膀。”

沈玦额上冷汗频出,几乎糊住眼睛,只因他一直低着头,卫士不曾发觉。

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揭开被子,让他瞧见夏侯潋的伤口,今日他二人必死无疑。

热门小说督主有病,本站提供督主有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督主有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9章 握生杀 下一章:第21章 烛影摇
热门: 神御九天 绝品强少 苍穹榜:圣灵纪2 密码 七宗罪9:鬼手佛心 何如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雪中悍刀行